迦陵频伽

【灭运图录】少年连玉之烦恼

沈沉溪x连玉,石轩x莫渊。

(1)

太虚观法会之后,连玉与自家好友施景仁的大敌石轩在时光秘洞迎面不期而遇,少许切磋后他便提议与之联手,未曾想到石轩此人看似温和出尘,实则狡猾奸诈,竟然好生耍了他一通——连玉身为道祖嫡传,在同级天君中向来地位超然,如今难得被这么耍了一次,怒火中烧,忍不住在心中暗暗诅咒,石轩他最好早死早超生,落进自家好友手里更好。而后他们被烛九阴困住,连玉与邵卓然用道祖门下保命手段仓皇遁逃,好不容易逃离时光漩涡。逃遁之时不暇旁顾,终于得保性命时,连玉先前怒火已经是平息不少,取而代之的是微微怜悯。毕竟,那条烛九阴已然深陷道心之衰,在场天君无不难逃劫运,自家能逃出生天已是大幸,他又何必与死人置气。

未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与邵卓然分离没多久,虚空中便忽然伸出了一只洁白如玉的大手,其骨节分明,带动阵阵时光涟漪,不知其所终止,不知其往来地缓缓伸向了他。

连玉大骇,便欲以太一鼎护身逃命。

然而此手虽速度不快,却十分坚定,纵连玉道法威力恐怖,太一鼎法术神妙,落在此手上仿如清风拂过,连丝涟漪都不曾起,更不能撼动其分毫,很快便将连玉连人带鼎握于掌中。

逆转时间,撕裂空间,令连玉这等一劫天君毫无反抗之力,这分明是远远高过四劫的实力!

连玉低呼一声“吾命休矣”,遂闭目待死。

不料许久未有动静,反而是有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一个很是熟悉而暗含笑意的声音响起。

“连玉,该醒醒了。”

连玉睁开双眼,顿时觉得自己一定是陷入了心魔幻境,以至于他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

“沈,沈道友?!”

与他相对而坐的男子相貌平凡,一双眼眸漆黑深邃,如蕴含万千宇宙,正是先前太虚法会上崭露头角的沈沉溪。

他笑意微微,青衣素袍,而身后两朵庆云各放光芒,其一万千世界随生随灭,劫难万千,恐怖如末日降临;另一朵庆云则悠然自在,令人一见而心生喜悦,如有福报将至。

……这是……

沈沉溪此时虽容貌如旧,气息寻常,其修为却再难让连玉窥得分毫。何况连玉的祖师乃后天道祖,其虽无法合相反大道,可门下弟子较之普通天君,眼界自是更高。

“……”连玉觉得自己脑子已处于当机状态。

沈沉溪凝视着百万年不见,一见便是呆滞脸相对的锦袍公子,摇头缓缓道:“连玉,你现在该叫沈某沈祖师。”

啪擦。

灾狱真君的世界观缓缓裂开了条缝。

(2)

“连玉,灾难道祖座下弟子,百万年前陨落于衰劫。”

沈沉溪的第三句话是给面前的连玉派发了个结结实实的便当。

连玉:“……”

正常人忽然被告知自己百万年前就领了便当的感觉自然是五味杂陈,更诡异的是无声无息陨落后还有位造化之主能惦记着把他拉回来。

造化之主举手投足间自成世界,可以回溯时光长河复活任何陨落得气息不存的逝去之人,只是得担负天大因果。而修道时光漫漫,造化之主的数量十个指头能数个来回,能与造化之主系上因果的人凤毛麟角,其中出了意外陨落又被拉回来的数目更少,至少在连玉万年修道生涯所知传闻中便是从未有过。一念至此,他不由得有点受宠若惊。可这因果从何而来,他思来想去不得其解,遂小心翼翼开口问道:“在下陨落之前,可与沈……沈……”,祖师二字,不知内情,实难开口,被连玉迅速而含糊地混了过去:“是至交好友?”

才出口他就看到了沈沉溪似笑非笑的面容,忽然醒悟过来——境界差异实在太过悬殊,此时他心中想什么,沈沉溪可是不用刻意搜魂便能清清楚楚,不免又有些窘迫。

好在沈沉溪似是无意戏耍于他,只是又看了他一眼,感叹道:“百万年前,可是连玉你主动领沈某回宗门拜灾难道祖为师,又是你主动叫了沈某祖师。”

啪擦,连玉的世界观又裂了一条缝。造化之主自然不必在这种事上说谎逗他玩,未来的自己——不,或者说是百万年前的自己是怎么惹上沈沉溪的,简直令人西斯空寂。

“不必担忧太过。连玉你修炼的《千灾万难总录》,虽然直指合道,中间仍有缺漏之处,沈某已重推演了一遍功法,你也可自行用《万劫不灭得道宝经》做参考,或能有所裨益。此处乃沈某自行开辟的劫运天,三千大道运转自有其玄妙之处,与本方宇宙并不一致,且自体会吧。”

一天之前才与此人初初相识,连话都没说过。转头重见时这人已在他面前摆出了一副无比自然,语重心长,沉稳慈爱(!)的本门祖师风范!

“……”连玉已经呆若木鸡,连沈沉溪什么时候心满意足走掉的都完全不知道了。

(3)

连玉毕竟也是修道几千年的堂堂天君,在反复内视确定这不是掉入了哪个大能的幻境或是自家起了心魔后,也就迅速沉下心来继续修行了。

自己乃区区一天君,比之造化之主犹微尘之于大世界,也并不知如此因果下,自己该拿什么,不,是有什么能拿得出手去回报的。既然如此,不如好生修炼,若沈沉溪有所求,在不违本心的基础上尽力去做也便罢了。

他的一丝元神寄托在灾难大道上,并不见少损,便是意味着灾难道祖不曾陨落,此乃可庆可喜之处;而灾难大道属于劫运大道衍化出来的诸多后天道种之一,连玉能得见劫运道主,并一睹《万劫不灭得道宝经》,对自身修为自是极有益处。这样修炼日久,相处犹如师徒,连玉叫沈沉溪祖师总算没那么勉强了,虽则仍带一点别扭,不过沈沉溪倒是完全不在意,反而饶有兴致,每次都只管用他那双漆黑深邃眼眸盯着连玉看,非逼得连玉老老实实把“祖师”两个字吐得清晰明白才肯放过他。

如此恶劣,可怜灾狱真君也只敢默默腹诽个两句,还得小心谨慎收束心神,免得被劫运道主听见。

沈沉溪的徒子徒孙们倒是觉得,劫运道主最近心情显而易见的越来越好了。

(4)有朋自远方来,饶命啊QAQ

某日,沈沉溪忽然对连玉道:“石道友和他道侣近日要来劫运天做客,连玉你见不见?”

劫运道祖沈沉溪与阴阳道祖石轩早在太虚观做过一场后便不打不相识,同为天君时就已颇为交好,后来两位道祖又先后成造化,实乃两派弟子间口口流传的佳话。百万年的交情足够让沈沉溪和石轩觉得彼此脾性颇为相投,成为好友。天玄天与劫运天靠得挺近,正方便弟子切磋,两头串门。

连玉表情有些呆滞起来。

阴阳道主石轩在半步金仙时便脱了团有了道侣,过上了有房(一整个上清神霄界)有车(九灵狮子),有灵宝(还不止一枚!)有道侣(修士大多老光棍,这点尤其引人嫉妒),师父健在,徒弟个个成才的幸福生活,其九千年成就半步金仙,三万年得证大道,十万年成就造化的传奇事迹在整个宇宙广为流传,蝉联千年一度“我最想烧的人生赢家”投票之榜首时间长得令人发指。据不少八卦业内人士分析,天玄道主不日将打破已离开本方宇宙的玉景道人留下的霸榜记录,而且除非其证道永恒离开,否则怕是无人能把他从榜首拉下去。

——以上是连玉在沈沉溪的劫运天里游历一番顺耳听到的八卦。毕竟百万年沧海桑田,曾经熟悉的早已变得陌生,若要出门游历,还是多打探打探消息,知己知彼为妙。

连玉一边听一边抹掉嘴角一口老血,直觉得整个宇宙的气运都加在了石轩身上。相比之下当初其能从陷入道心之衰的烛九阴身边逃开简直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随后他有些黯然,自家好友施景仁的名字已经被遗忘得灰都不剩,想必是如他一般,早在半步之前就折戟沉沙,或亡于衰劫或陨落于仇家之手了。

时光如水掩声名,大道门前是祭场,诚如此言。

他倒是没起什么替施景仁报仇的心思。不谈百万年过去尘归尘土归土,便是有仇家也该陨落了,即使施景仁的仇家还活着,那也是他的仇家,并非连玉自己的,并不欠什么因果。

不过说起石轩的道侣……

沈沉溪见他发呆,便又补充了一句:

“石道友的道侣是他的师父,是后天电之道祖。”

连玉之前四处游历听八卦时便知道石轩脱团了,只是脱团对象让他意外了一下。他原以为石轩便是要双修也大概是和孟霓裳在一起——太虚法会上这两人的交情之深刻诚挚显而易见,若非石轩一口一个前辈硬生生把孟霓裳叫老了一辈,倒的确是很般配的一对。

想到这个,连玉忽然有些想腹诽。非本门师长,同级天君间多以道友相称,关系好一些就互称道号姓名,即使是原先的前后辈,在道行相若后也几乎都会改口道友。然而石轩面对孟霓裳时,还是一口一个郑重其事的“前辈”。

除非他就是喜欢这么着,不然没别的解释。

这样的话,石轩娶了他师父的事情似乎也很好解释了——所谓铁打的主角流水的NPC,铁打的师尊流水的前辈,他修行太神速,其他宗门原先的“前辈”道行渐渐赶不上,自然都该改口“道友”,只有本门的自家师父永远不会变成道友,永远比他高那么一辈。

这么说来,阴阳大道道主的口味还真是……

连玉摸着下巴暗搓搓八卦,沈沉溪几乎是与他同时开口道:

“石道友的确品味独特,与众不同。”

异口同声。

四目相对,两人齐齐忍俊不禁。亲眼见证过阴阳道主菜鸟时期的修士们已经少得可怜,本方宇宙曾受邀去过太虚观的除石轩外便只剩下沈沉溪这位造化之主,孟霓裳墨景秋邵卓然三位半步金仙,还有孔然剑通慧夫妇了。沈沉溪想从中再找个能一起陪他私下八卦石轩的实在困难,好在现在总算多了个连玉。

人人都有八卦之心,便是道主也不例外啊。

(5)

修道之人不拘俗礼,便是师徒结为道侣也无妨,只是寻常师徒很少会起那样的心思,往那方面发展而已。修道人情感淡薄,聚少离多,师徒间情谊往往只有开头师父领进门教基本功时最浓,越往后随着时间流逝越淡,最后只挂了一个名号,实则形如陌路的也不是没有。

一般来说,一位师父门下的弟子数量总是复数。没办法,修真界人口的折损率实在太高,师父出门云游一趟,一两百年后回来发现满门弟子死绝了的人间惨剧不说屡见,每隔百年总有那么几起,若是有心传下道统的话,一个弟子着实不够保险。

而这位后天电之道祖却是个例外——他从头到尾只收了这么一个弟子。事实证明他慧眼独具,这根独苗活蹦乱跳,虽然屡遭惊险,修为却是一路突飞猛进,成了蓬莱派乃至禹余天的一根粗壮金大腿,一手杀掉身为道祖的仇人,恢复了上古禹余天金仙道君林立,天君真人满地的盛况。

早在石轩九千年证道大罗时就有蓬莱宗门内知名不具人士开玩笑说,光是把这徒弟从落选边缘捞回来又收成了入室弟子,蓬莱派就该给莫渊记一大功。

莫渊本人冷如冰山,不见喜怒,他是怎么被徒弟追到手的,至今仍然是八卦界一大迷题。由此衍生出无数小黄册,小黄兔,小黄油,甚至还有人做了傀儡话本!也亏得师徒俩脾气甚好,居然至今没听说过谁被打杀。连玉收了两本肉册,看得面色扭曲。大约是官方给力,同人只能花样炖肉吃,文中两个人的性格随着正逆变化,一会儿是冰山大魔王x纯情俏徒弟,一会儿是腹黑大恶魔x冰雪小龙女,看完了感觉可以升天。

也是因此,他对正主产生了难以言喻的好奇心。

而距那俩拜访沈沉溪,还有一天。

这一天时间要做什么准备吗?

沈沉溪思考了一下,郑重道:“连玉,你可会打麻将?”

连玉:“……啊?”

沈沉溪:“我们三缺一很久了。”

连玉:“……”

——TBC——

评论(12)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