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陵频伽

【贞薰嗣】神灵与祭司

其时,全裸的黑发少年被绑缚身体,

因草药的效力而陷入昏迷;

伏身在肃穆的神坛前,

因痛苦迷乱而低低呻吟不已。

他的眼皮微微颤抖,

因迷梦中预兆的未来,作为牺牲,

成为取悦自由神的祭品。

洁净的清水与闪亮的银器早已备好,

寒冷的刀锋为烈焰烤得炙热,

其上曾饱饮美貌处女的血,

也曾挑起英俊少年的心。

贪婪的鹫鹰虎视耽耽,

为即将到来的美餐欢呼不已。

“啊,塔布里斯,自由的守卫神,

创始神的爱子与化身,厄洛斯的挚友,

我等的护佑神,

这纯洁美丽的少年为您所有,

请收下这祭礼,

城邦向您祈求繁荣与自由!”

冗长的祷文已至终点,

刀锋高高扬起,落下——

鲜血喷溅流淌,缓缓流满银罐,

人群却骤然爆发出一阵惊呼,

祭坛上的少年无影无踪,

血泊中倒下的是一头驯服的小鹿。

神的形象千变万化,

神灵的心思变幻难度。

在伏加城邦的神坛前,

人们目瞪口呆地迎接塔布里斯,

半裸的自由之神猝然的降临光顾。

他的怀抱中是一个黑发的少年,

裹着塔布里斯的外袍,好梦正酣。

“他是我选中的人,

而我亦想暂时同居此处。”

美貌如处子的神忯如此言说,

任惊愕的信徒面面相觑,窃窃私语。

“那想必是自由神宠爱的美少年情人?”

“看他衣冠不整,想来——”

“嘘……神祗的放荡风流,

原本不是我等凡人所能猜测。”

“塔布里斯能迷恋凡人,

想必对吾等有利。”

流言如赫尔墨斯的长靴,逐风而行,

唤醒黑发少年的不是清晨的鸟鸣,

而是无尽好奇的议论声音。

当他走出陌生的神殿,

看到的是台阶下的人群,

汹涌如海浪,无边无际。

所有的低语在见到少年的一瞬尽数消失,

只有无言的跪拜,

令少年逃回神殿,惊骇莫名。

“啊……这是什么地方?

我为何会在这里?”

“伏加的神殿,

我所拥有的另一居所。

因为你是我的祭品,

而活着的你更为可爱,”

白发神祗笑吟吟而至,

容貌光辉美丽:

“我名为塔布里斯,

你的血肉为我的祭礼。

艾忒埃尔的神殿将你奉上,

我接受了;

不过你的身体,

我更愿用另一种方式饮啖。”

“或随我回奥林匹斯山,

成为我朝夕相处的情人;

或留在这里,当我的祭司,

将全身心奉献与我,

而我亦会陪你长留此地。”

片刻的沉默后是干脆利落的拒绝,

令神灵愕然的是黑发少年带着怒火的质疑:

“自由之神?

成为你的祭品,原本非我所愿,

生死亦非我所主;

如今在你的神殿,

去留亦由你掌控,我无力做任何改变。

可是,现在你又希望得到驯服的心灵与温顺的肉体。

塔布里斯,自由的神祇啊,

为何你却不会顾及凡人的自由意志?”

“神灵不过是信仰的化身,

信仰则来源于人类的愿望。

当人类将本该靠自己争取的自由,

戴上沉重的枷锁,

主动交到自由神塔布里斯,我的手中;

当单纯的人类,

将希望寄托于异族空泛的佑护的时候,

他们为此诚惶诚恐,虔诚叩拜,

甚至不惜献上自己的同伴,血与肉,灵与魂。”

白发神灵在短暂的惊愕后,

轻轻抬起黑发少年的下颚,

令他直视着自己的面孔,

似乎对他的质问毫不在意:

“你应该责怪的不是如我这样神灵的残忍,

而是为了虚无缥缈的神,

不惜将你献上的,你的同伴,你的友人。

与他们相比,至少我的欲望与承诺,

发自内心,永不变更。

既然如此,为何不彻底属于我,离开他们?

离开那些愚蠢的凡人。”

“当洁白的神庙拔地而起,

鲜血与处子被虔诚奉上时,

塔布里斯,你其实是在冷眼旁观,

暗地嘲笑着我们?

你的残忍,

一如你的美丽,令我惊愕。

塔布里斯,

莫非你想告诉我,

所谓神祇,不过一场骗局;

从来没有佑护我们的神?

而我们的牺牲,我的献祭,

不过是——”

黑发少年低声质问,

他的牙齿格格作响,

手指渐渐蜷曲成拳。

“没错,是人创造了神,

而非神灵创造了你们。

若非信仰与愿望,

即使是我,

也只能是一个无用的名词,

一个蒙满尘土,束于高阁的代称。

人类无法相信自身的力量,

因为他们的软弱无能,

所以谋求着来自外界的依托,

即使意味着献祭伙伴,

做无用的牺牲。

即使意味着将自由与荣辱,

主动地献给异族,名为神祇的我们。

既然如此,

为何要有责任与义务护佑这些愚不可及的人?

当一群鬣狗互相撕咬残杀,

只求一块腐肉时,

为何要乞求一头老虎介入其间,

甚至不惜牺牲同伴的血肉灵魂?”

少年神祇的言语忽焉被打断,

他瞪大了眼睛,迟疑着抚摸上脸颊。

黑发少年在他面前咬牙切齿,气喘吁吁:

“既然你轻视人类,塔布里斯,

那么我也不愿再对你俯首行礼,

不再对你有丝毫的敬意。

我将走出神庙,

我会扯开枷锁,

我不会屈从于你,

直到你学会应有的礼貌。

听着,塔布里斯,

这一拳只是问候,

如有下次,

我将亲手折断——”

黑发少年未竟的言语化为灭顶的晕眩,

他的身体软软滑倒,

落入神灵的怀里。

当白发神祇再度走出神庙时,

人群犹如滴入水的油锅,

轰然炸响:

“尊贵的自由之神啊,

为何您的脸颊……”

“可殿中并无他人……”

“难道是那位神妃……?”

恐怖的静默骤然降临,

人人面色惨白如纸。

为首的城邦勇士提赛诺斯率先打破沉默:

“尊贵的塔布里斯,

我们静候您对伏加城邦的裁决,乞求您的宽恕!

那个人死不足惜,

而作为补偿,

我们将献上更为温顺的处女与少年。”

美丽的塔布里斯并未为此露出欢颜,

相反,他皱起了纤长的眉:

“人类,究竟是什么样的?

为何有人能对我挥拳?

他的勇气来源是什么?

而我竟不想与他反目成仇。

我想多了解他,

为什么?”

他的问题令众人面面相觑,

无人敢立即回答。

自由的神灵在短暂的沉默后,

转身回了神殿。

十四岁的男孩是娇艳的爱情花朵,

十五岁的更具魅力;

十六岁的少年则只有神祇有资格享受。

当战战兢兢的红发少年在神灵面前俯首时,

他得到了塔布里斯饶有兴致而懒洋洋的一瞥:

“说吧,人类,为什么来我的神殿里?”

“因为我是祭品,是被奉献给您的礼物。”

“心甘情愿,亦或是被迫而来?”

“因为您是尊贵的神灵,我热爱您,发自内心。”

“抬起脸。”

红发少年的面庞清秀悦目,他的眼睛盛满顺从。

“竟然有几分相似……”

光辉的塔布里斯终于动容,捏住他的下颚,仔细端详:

“可是,你在说谎。”

神灵闭上眼,他的言语冰冷无情:

“塔布里斯不需要诈欺,

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褐发的少年,

金发的处子,

绿眼的男孩相继被驱逐,

迷惑而孤独的自由之神终于走回黑发少年的床边:

“何为人类,我不知道。

何谓喜爱,我也完全不理解。”

他喃喃低语,怀疑着自身:

“他们竭力满足我,说热爱我,

却在畏惧我,

如同畏惧一条毒蛇。

他们的谎言甘甜如蜂蜜,

空洞如泡沫。

相比之下,

我宁愿得到来自你的拒绝,

即使那苦涩如草药,

尖锐如刀锋。

我想要什么,

或许你不想了解;

你想要什么,

我也并不明白,

我并非全知全能。

可是……”

毫无所知的黑发少年蒙受了神灵的一吻,

这令他足趾蜷缩,微微颤抖:

“……若是只能实现一个心愿,

我想在你身边熟眠,无论身在何方……”

其后又过了三载春秋,

命运女神的纺线从未停息。

曾为祭品的少年的足迹已经遍布大地。

他孤身一人,

曾拨动里拉之弦,为了柔美的爱情,

亦曾歌颂英雄们血与火的战绩。

终于他回到故乡,

那繁荣快乐更胜往昔的城邦。

集市人流如潮,熙熙攘攘,

而少年最后却回到神庙,

注目于他曾俯首的地方。

“这里曾经血迹斑斑,”

他站在寂静的祭坛前,

仰首凝视塔布里斯的神像:

“我终于回到故乡。

曾经将我献上的朋友们啊,

没有背叛的愧疚,没有重逢的惊喜。

他们竟已将我遗忘。”

“善变,人类从未改变的品格。”

悄无声息出现在他背后的是白发的神灵,

容貌优美,神情如旧:

“我不了解人类的地方,

正在于此。”

“互相分离,

渴望着彼此相亲。

明明希冀着爱,

又拒绝我的亲近。

曾经你逃离我,

而现在又回到我这里。”

“自由曾为你所求,

为何现在又重新拾起枷锁?

你想要什么?

你可曾喜爱我半分?”

神灵骤然的出现未曾令黑发少年惊异。

曾经的祭品转过身,

凝视他的眼神复杂难明:

“我曾因你的无礼而愤懑难堪;

此刻却不由自主回到这里。

在帕拉斯的海边,

我曾为塞壬的歌声所迷。

有人弹琴,将她们驱逐殆尽。

在温泉关的古战场,

我曾迷失在冤魂哭号的雾霾里。

那时,有个熟悉的声音,

为我将道路指明。

一路荆棘处处,却有人如影随形。

……为什么会对你轻视的凡人如此在意?

塔布里斯,你在观察着什么?

或者说,你想要什么?”

“非我所想的,

即使捧在我的脚下,

也不会得我半分眷顾。

为我所愿的,

即使是令我咽喉破碎,

身躯化为齑粉,

我也会固执求取。”

“我想求的,

只是一个回答,一颗心——

当我接近你时,我心喜悦,如鹿近水而畅饮。

为何这种被控制心的感觉令我深深沉迷?

为何自由的神灵会被你的视线与存在牢牢束缚?

我想亲吻你。

想拥抱。

想交欢。

想占有你的身体。

想在一起。

想日日厮磨。

想得到一颗同样能为我如此的你的心。”

夕阳斜沉,令黑发少年的脸如蒙胭脂般艳丽。

他后退一步,

以躲避塔布里斯过于热烈的视线。

可神灵的身影紧迫而前,

美酒般艳丽的双眼,

象牙般洁白的少年身躯:

“我虽不明白,但人类说这是爱情。”

……

故事的结局已湮没尘土,

那神灵的意中人,他的回复无人知晓。

或许留在神殿,或许仍云游四方。

不过他的里拉琴为证,

当诗人弹起它时,或许能听到不一样的声音,

那便是塔布里斯的笑声与叹息。

评论(1)

热度(33)

  1. 无边的浮云迦陵频伽 转载了此文字
    还原度很高 迦陵频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