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陵频伽

【庵薰嗣】祭司与神灵

#庵薰嗣# #祭司与神灵# 恶搞的希腊叙事诗歌体,颇诡异的脑洞。

其时,黎明抖开她金红色的战袍,遍洒在大地上。

树叶在诺托斯的抚弄下婆娑作响。

阿波罗的光辉照耀这自由美丽的城邦,

金色拂过城门外的石墙,

装点在通往城邦中心的小路上。

这是谁家的少年,如此不同凡响?

他的皮肤洁白光润,

他的衣袍拖曳在地上,

他的神情自带天神般的优雅,

他的容貌如光辉的珠宝,熠熠生光。

人群如野鸭般聚集,

渐渐跟随于他身后:

一阵悄声骚动后,

越众而前的是拥有光滑发辫的帕西特娅,

城邦中最迷人放荡的姑娘。

“英俊的少年啊,

你来自何方?

请接受这盏酒浆;

这醇美的葡萄酒液,

来自我们光辉的城邦,

连同我的爱,

甜蜜地给你满上。”

“美丽的客人,

停下你匆匆的脚步吧,

来我的家里!

最华丽的衣袍,

最珍贵的首饰,

最柔软的床铺为你准备,

让我把至高的财富为你献上。”

随后高声嚷嚷的是喜爱美少年的欧律马科斯,

城邦中顶级的富商。

可是少年一心前行,

他仿若不闻。

如红宝石般绚烂而无情的,

是他的眼神。

在他的背后面面相觑的,

是遭到冷落的众人。

这样的态度惹怒了城邦的勇士,

击杀过头狼的墨涅斯透斯。

“喂!异乡人!

你是否想求一死?

是谁给予你这勇气,

令你目下无尘?

什么赋予你这样的资本来藐视我们?!”

美貌的少年依旧不回过头,

他的声音冷淡无情:

“令美酒苦涩的,

是情欲的肮脏不纯;

令黄金褪色的,

是贪欲的冷酷愚蠢。

因你曾经的勇敢,

我回答你的问题;

而若不问因果地贸然动武,

那你也是足以被藐视的人。”

一阵难堪的沉默扫过,

勇猛的墨涅斯透斯目瞪口呆,

娇艳的帕西特娅花容失色,

贩奴为生的欧律马科斯面红耳赤,

而人群中,窃窃的讥笑声渐次传来。

沉默无语的美少年终于慢下他的脚步,

来到高大洁白的神庙廊柱前。

他的目光渐渐专注,

焦点是一个正在清扫台阶的白袍少年。

“年轻的朋友,我是远方来的旅客,

通宵步行,我又累又渴。

请问这里是哪位神灵的庙宇?

能拥有你这样的祭司,

他该有怎样的崇高品格!

神圣的祭司,你叫什么名字?”

白袍的少年因他的言语而满面生晕,

递过的清水也难以持稳:

“我的襁褓被发现在祭坛前,

我是城邦曾丢弃的孩子。

年老的前任祭司收养了我,

蜜水便是哺育我的乳汁。

我能朗诵的第一行字是称颂神明的诗歌,

我会写的第一个单词是光辉的塔布里斯的名字。

我在这里长大,

别人称呼我为神之子。”

“感谢你的赠饮,

神圣的祭司。

你的美丽,

如同玫瑰初放的花蕊。

你是天神所赐的孩子,

你必将拥有神的宠爱,”

美丽的少年笑意盈盈,

他解开腕饰,将它缠绕在黑发祭司的腕间:

“这是赠给你的谢礼,

也是我的一个请求。

如果你能让我入殿栖息,

我将拥有一个好眠。”

“远方的客人,恕我难以从命。

这神庙是自由的神祇、光辉的塔布里斯的居所,

而我仅仅是一个保管者。

我是门,是锁,

但不是主人。

……倘若要休息,

请来我的房间。

我的床铺虽然窄小,

愿向你敞开。”

黑发的少年如此低声言说,

他的面孔红如火烧,

“可爱的祭司,

若我为神灵,我必将向你俯身。

我愿让你为我的侍酒童,我的情人,我的星辰。

请不必急着解开我赠与你的礼品,祭司。

至少让这成为我们友♂情的见证。”

“自有幸成为尊贵的塔布里斯的祭司,

我已将身心奉献于他。

在这神灵的庙宇前,

请你谨言慎行,客人。”

白发的少年若有所思,

忽而微微一笑:

“那么,至少请让我有这个机会,

能参拜一下这位自由之神。”

不容拒绝,

他挽起黑发祭司的手,走入了神殿。

被少年拒绝的人群聚集在后,哗然作响:

“塔布里斯的祭司啊,

你就任凭这个异乡人走入圣洁的祭殿,

令他不洁的双脚,

踏足在这光辉的祭坛前?

自由之神的怒火,

将降罪于城邦间!”

老人大摇其头,少女窃窃私语,青年怒目相视。

这样的骚动在所难免。

年轻的祭司困窘难言,

“请放开我的手……”

这样的话低声而出,

白发少年却充耳不闻,

他只步入庙宇,

仰首将那偶像细细注目。

光辉的塔布里斯矗立无语,

他的雕像雄伟魁梧。

他的眼睛由宝石镶嵌,

他的衣袍为丝绸裁剪。

他的腰带为黄金锻成,

他的身躯由象牙雕塑。

他的面前,祭品却少得可怜,

最为引人注目的,是陶瓶中的紫鸢尾花束。

见此场景,美貌的少年终于放开白袍的祭司,

转身面向人潮。

面容光辉,

他冉冉升空,衣袍摇曳,

任众人因惊愕而痴呆如木:

“凡人向我乞求寿命,美色,财富,

晨起家中的祷告中,

不厌其烦地向我讨要人间昙花般的快感,

片刻后抛诸脑后,

沉陷欲望,从无限度。

他们不踏足神殿,

并为此寻找着心安理得的借口:

来我面前,需沐浴,斋戒——

却从来不去做。

塔布里斯是自由神,从不汲汲细节仪式;

这庙宇早已门可罗雀,

现在何必大动肝火,为了一个异乡人的贸入?”

人人目瞪口呆,

为这神迹的降临,

片刻沉默后是兴奋的喧嚣沸腾。

然而,

“传说中,毗邻的城邦便因惹怒神灵而化为焦土——”

沸腾后是恐怖不安的沉默。

人们交换着眼色,死寂如坟墓。

忽然的声音来自勇敢的墨涅斯透斯,

因害怕而故作大声:

“光辉的神祇,怪我有眼无珠!

我们静候您对城邦的裁决,

然而还是请您稍作思量,乞求你的告知:

为了您的原谅,

请问,您要我们付出什么样的歉礼?

我们愿倾尽所有,换取您的原谅。

珠宝,活牲,亦或是神妃,

牛羊金银的献祭,亦或是美貌纯洁的处子,

请您尽管提出,乞求您的饶恕!”

随后一个声音颤抖而来,

主人是年轻纤细的祭司,

他清秀的脸此刻苍白如珠:

“请您息怒,

这城邦繁华美丽,因为您的祝福;

这庙宇宁静安详,因为您的庇护。

请不要让这里失去庇护,

对这里彻底失望。”

……

“至少我在这里,

对你倾心恋慕……”

……

他的声音因惊愕而断断续续,

他眼含泪水。

求恳似乎软弱无力,

然而听闻此言,

塔布里斯终于动容。

降落至地,

缓步走近,将他的祭司搀扶:

“凡人信仰神明,

用最繁复的仪式将他供奉,

最柔媚的女子将他取悦,

最华丽的珠宝将他装束;

作为交换,

乞求着来自神明的赐福。

塔布里斯迷恋的却是,

一颗纤细如水晶,为我颤抖的心灵,

一双除了热爱与虔诚,没有杂念的纯净双眼,

一捧清晨专为我奉上的娇弱花束。

因你的心与爱,

这座城邦就值得继续存在。

来吧,我的祭司,不用害怕。

你赠我的紫鸢尾,

我以橘花回报;

与我同立在这殿堂之上,

你不必再匍匐。”

黑发祭司在白袍的神祇前低垂下柔顺的头颅,

想在神灵手指上印上一个虔诚羞怯的亲吻:

“愿将我奉献于您,

尊贵的神,

我是您的仆人。”

而这个吻中途被美丽的塔布里斯截取,

神灵轻轻俯身,

将这个吻奉还于少年祭司的唇角。

“我可爱的祭司啊,

你忠诚而温柔,纤细而美丽。

你不再仅仅是我的仆人。

从此以后,你受我保护,

你将和我共有这座神庙,

你也是它的主人。

塔布里斯践守承诺,

你将蒙受我的宠爱,

你会是我奥林匹斯山上的侍酒童,

我光辉璀璨的星座,

我朝夕共处的情人。”

于是这个故事落下了帷幕,

当我们抬头看天空时,

或许还能看到塔布里斯和他温柔的祭司化为的星辰。

——END——

下面是可以有的番外,玛丽香,大概。

“这是来自异国他乡的传奇故事,

由我这个四处流浪的艺人歌唱传扬。

我的公主殿下,

你可满意?

若你还想听,我愿意为你继续讲述更多他们的事,

有关心血来潮微服私访的塔布里斯白喵和他因此意外收获的小祭司汪酱~”

“够了,以女神的名义!

贞洁的阿尔特密斯在上,

我宁愿和三个武士赤手空拳地肉搏,

也不要再听到这两个同性恋者的故事在我耳边回响。”

——于是这是真的END了 =v=——

脑补了一下他们每个人信奉的神。

异邦的公主,红色头发的明日香大概信奉狩猎女神与月神阿尔特密斯,或许还有战神马尔斯。

吟游诗人玛丽散漫感颇像是神使赫尔墨斯的信奉者,百合感则有点像月神阿尔特密斯的信徒。

真嗣君不用说了,塔布里斯的祭司。如果说TV的话,大概是没有信奉的主神,反而信奉着这样一位少女,Psyche,传说中人类灵魂的化身,曾与厄洛斯相爱的女神。

然后,到了塔布里斯·薰——“虽然在别人眼里,我是他们的神。然而在我眼里,你是我的神。”适用于这篇……顺带一提,如果TV版里他除了真嗣君以外,需要信奉一位神的话,我觉得是厄洛斯,不仅仅是为了和真嗣君配对,而是因为厄洛斯掌控相爱的两个神或人之间的吸引力,是一切爱欲和性欲化身(包括同性、异性)。或者酒神狄俄尼索斯,鼎鼎大名的基佬神。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