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陵频伽

【灭运图录】【莫石莫】告白

对阴阳道祖是个万年处男的一点小怨念


#可以当是双修梗的前篇,脑洞方向诡异# 

#石轩刚成半步金仙,道基尚未圆满# 

#师徒俩互相单箭头#


天玑峰石轩洞府内。 


似黑似白幽暗光芒不断浮动,化为一个深不见底,缓缓旋转的大洞,随后诸般阴阳幻象尽皆浮现。两仪,四象,光暗,八卦,天地开辟,清浊乍分,男女情欲,雷电轰鸣……由先天阴阳大道生发出的后天大道以及诸般玄之又玄异象不断变化着,流转自如,令端坐其间阖目修炼的石轩显得无比庄严而恐怖。 


忽然,诸般异象尽皆消散。石轩睁开眼,长叹了一声。 


尚缺一点,道基才能算圆满。 


而他很清楚所缺是什么。 


阴阳大道,无所不包,其中由后天情欲大道中引发出的阴阳和合是必不可少的关键一环。情欲大道并不光光是指男女交欢,亲友之情亦为情欲。然而,石轩修行万年,其余种种,皆有涉猎,所缺的偏偏就是情爱和合交欢之道。 


也不一定非要男女交合才能算阴阳。意到而情自动,只要能在本源上契合阴阳和合之意,外在的,无论是男男,男女,女女都无关紧要。甚至,若是为了契合外在的阴阳交欢而去随意寻觅伴侣双修的话,是有违本心之举动,只会损害道基,于修行毫无益处。 


石轩站起身,不由腹诽了一句,没想到修个道还要摆脱万年魔法师身份,这摆脱魔法师身份的对象还不能乱挑——当然他心里是有谱的——最麻烦的是,虽然他与对方果然是相处万年,情谊深重,可是一定要发展出什么别的关系的话,只怕是求不得。他穿越之前的世界师生恋一堆又一堆,穿越之后嘛,这个修真界虽然没到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地步,徒弟对师父的各种礼敬之处也是丝毫不缺,像他这样居然会对师父由敬而生慕的怕也是极少…… 


这一关迟早要过,石轩想他还是再去寻玉婆婆问问别的解决这问题的法门,刚刚推开洞府的门,却看到莫渊正站在门外看着他。 


“!!!”石轩被莫渊这么面无表情看着,饶是以他目前的道心修为,也顿时有种心思被看穿的诡异感。 


“师父,您怎么来了?” 


石轩能走到半步金仙这一步,道心自是圆润无暇。以往即使是发现自己对师父有些意外的情感,也并不曾为此患得患失,生出诸般烦恼来,而是顺其自然,任由其发展,既不揠苗助长,也不强行抑制,将这般情思直视与亲友情谊无异,一念清净,自然不起心魔。只是今日情况大有不同,修行中正为此事烦忧,就看到莫渊正在面前,不由还是露了点无措。 


这点端倪却逃不过莫渊的眼睛。他刚从外游历而来,正准备闭关修炼,原本只是顺道来看看徒弟,却没想到以石轩如今的仙识,竟然直到他走近洞府门口都未曾发现,居然有些像是被他惊吓到的模样。上次看到自家徒儿这般青涩模样可是万年之前了,莫渊回忆到此处,心情大好,神色虽无变化,声音却温和了少许:“为师游历回来,想和你说说心得体会。”而石轩也在此一瞬恢复了常态,笑着将师父请进了自家洞府。 


======= 


茶香悠悠,师徒俩对面手谈。 


自从师徒俩各自成就元神之后,两人同在宗门的时日已经愈发稀少,能这般私下晤对,悠然下一局棋的机会更是屈指可数。千万年时光早令石轩由一个围棋盲变得擅长此道,更何况他推算能力相当不凡,见一步而能知全局。不过莫渊也下得一手好棋,冷静而稳打稳扎,竟没能让石轩占到丝毫便宜。


果然是棋风如其人——石轩感叹道。自家师父纵然没有无上大法,可一步一步的修道之路走得坚实无比。他以前曾推算过,师父平安渡过天人前四衰的可能性相当之高,可是到了道心之衰这里,则总有些混沌模糊,难以看清。一般来说这是由两个原因导致的,或是他的推衍能力尚未能进阶至此,或者说——石轩表情有些凝固,测天机者难以自测,莫非师父的道心之衰会与己有关? 


如果真是如此,是因为他心底私心导致的变数吗? 


…… 


“又走神了,”莫渊在对面冷冷道,手中棋子在棋盘边一敲:“心不在焉如此,何必与为师下棋?”石轩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刚才随意落下一子,虽不算太糟,却着实平淡无奇,与之前水准大不相衬,登时一窘,抬头一看对面莫渊已是色如霜雪,简直像刚从广寒宗出来。 


“弟子知错了。”石轩低头乖乖认错。千年没见,一见就惹毛了师父……简直是大悲剧! 


莫渊声音更冷了一分:“修道者当谨守道心,不能因一时修行进益而狂妄自满,不思进取。为师看你千万年来突飞猛进,远超同辈,十分欣慰,却也担心你太过锐意进取,道基反有不稳之处。今日你道心如此,也罢,是为师贸然来打扰你修行的错。”说着便要起身离开。 


“!”来不及去想师父今日为何似乎格外容易含怒,石轩一急,伸手便捞住了莫渊的道袍袖子。其他的不说,下次再见到莫渊,天晓得是几百年还是几千年后! 


衣服都是法力幻化的,自然没有扯坏之虞,那袖子像是流水幻影一般从石轩手中脱出,莫渊脚步不停,语气淡淡道:“怎么?” 


石轩横下心,道:“弟子于修行上有缺漏之处,方才思索如何弥补,”果然看到自家师父一听到是修行上的问题就停了下来,背对着他,不言不动,等他继续说下去,便冷静道:“需要师父帮忙方可,只是不知如何开口,才会道心不稳,请师父恕罪……” 


最多被雷劈个几下,师父想必也不会逐他出师门,说开了总比师徒间从此就有龃龉要好得多…… 


莫渊回过头,脸色还是不好看,走回来盘腿坐在石轩对面,眼睛冷冷盯着他道:“你我师徒,何必多言,直说便是。” 


石轩暗自苦笑一声,深吸一口气,一挥袖,棋盘收走,重新捞住了自家师父的袖子。 


莫渊微一挑眉,示意他继续。 


然后坐在对面的石轩,慢而坚定地握住了俊美的少年道人太极道袍宽袖下的手。 


“……便是为了此事。” 


交叠的道袍宽袖直直暴露在两人之间。莫渊面无表情,凝视片刻,方才抬眼道:“你道心有乱,便是为此?” 


“弟子妄想。” 


袖底的手微凉,皮肤细腻如玉,就这么静静被握住,并没有丝毫挣开的意思。


石轩心中忽然一跳。


莫渊脸色依然不变,沉默须臾,却缓缓将右手也叠在了两人袖上: 


“为师亦是如此。”


【END】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