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陵频伽

【灭运图录】【莫石莫】性别转换

性别转换

(1)石轩的场合

“阴阳大道,阴阳转化,居然是这样的……”

面前正喃喃自语的青衣坤道风姿出众,面目却有几分熟悉,气息更是熟得不能再熟,令和她打了个照面的莫渊登时愣在那里,神情古怪起来。

石轩难得的有点不自然,虽然是自家的身体,却怎么碰都不太对劲,好在他自持道心,片刻后上前行礼,开口一声“师父”,除了音色柔婉了一些以外,语气与往常已经是毫无区别。

莫渊再度确认了一遍自家徒弟的气息,将多余表情收起:“先回洞府。”

听石轩讲完前因后果后,莫渊盘腿坐在石床上,语气没什么变化道:“既然如此,你就闭关一阵子吧。”

石轩点头——这纯粹是修炼中的意外,而意外的源头到现在还没找到……叹了口气道:“只是不知头绪,不知还要多久才能恢复。”

莫渊沉默片刻,开口道:“不能恢复也不是大事,”顿了顿,似是在找安慰的语句,平淡道:“为师看你现在也不错,堪为道侣。”

石轩大惊,沮丧情绪瞬间跑得光光,看到莫渊嘴角似是带一丝笑,登时哭笑不得:“师父您老人家就别开弟子的玩笑了……”

前世加今生,第一次被求婚,还是自家师父,真是难得的体验,石轩囧得连去欣赏莫渊的变脸都忘了。

——半年后,石轩恢复男身,对阴阳大道的了解则又深了一层,道侣之事也不再被提起,真是让人松(e)了(wan)口(tan)气(xi)呢。

(2)莫渊的场合

莫渊是少年体型,其实是比徒弟矮了大半头的。千万年相处,师徒俩早就习惯了这个微妙的身高差,平素眼神交汇自有默契,不必多说。

这就是为何今日石轩总觉得别扭的原因——穿着太极道袍,别无他饰,淡漠秀美的少女道人,气息相同,容貌相似,只是比他千万年习惯的师父又……娇小了一分。

刚游历回来的莫渊坐在蒲团上与弟子细细讲了他,不,暂时是她,之前的遭遇,声音平静清冷,神情安之若素,一点窘态都没有,看着倒有几分像是广寒宗弟子。

“会不会是陷入了末运混沌……?”石轩沉思起来。先天末运大道之力,不仅是万法克星,亦代表了大道崩坏,一切陷于混乱之中。生者沉睡,死者复生,男变女,女变男,万般都有可能,猝不及防陷入这种混沌中,莫渊即使已经是天君,能侥幸逃脱已是九死一生的大幸事。

毕竟,不是人人都是石轩那样反而能借一刹千年度过衰劫的幸运儿。

为今之计,就是重新到那处混沌中心地带,提取失衡大道,借以反归男身。而这样的事情危险之极,除非是对末运大道有深刻了解体悟的道君道祖,不然只会落得尸骨无存,彻底陨落的下场。

“……”石轩站起身,拉住师父的手:“弟子陪师父去一趟吧。”

瞬息后,一道遁光闪过蓬莱派宗门,直向混乱洪荒而去,而正在宗门里的玉婆婆若有所感,抬头自言自语道:“莫小子和石小子?这对师徒又在搞什么鬼?”

对面正陪着下棋的楚绾儿疑惑道:“师父和师祖?”

玉婆婆笑了笑,低下头继续下棋。

====

禹余天如今正在蓬勃上升时期,失道混沌中不乏为求道基圆满而潜心摄取大道本源的道君,以及游历其中,或是躲避仇家追杀的天君真人。石轩直接将阴阳庆云放出,见者无不退让半步,恭敬行礼,阴阳道祖毫不在意擦身而过,莫渊收敛了气息,冷面如雪,与他并肩而行,就这么一路向末运大道的失道混沌中心带而去,将那些羡慕,好奇以及……震惊八卦的视线统统抛在了脑后。

半年后,石轩与恢复了的莫渊从混乱洪荒中归来,迎接他们的是蓬莱派诸人——上至许天君下至外门弟子——匪夷所思意味深长好奇怜悯痛苦而难以置信的目光。

因为莫渊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被失道混沌玩了一把这件事,所以连蓬莱派的诸位长辈都被瞒在鼓里。他之前与徒儿一直呆在混乱洪荒里,自然不知道外界早就是流言纷纷了。

“哎哎哎,你知道不,阴阳道祖有道侣了。”一个刚从混乱洪荒中出来的天君神神秘秘地对身边的清秀女修士八卦道。

女修士一脸震惊:“怎么会?!道友怎么知道的?!”

“我看到阴阳道祖与一位美貌天君并肩同行,逛混乱洪荒!”这位天君沉浸在女修士震惊的目光中,觉得可有成就感了。

“说不定是阴阳道祖提携后辈?”有人提出了一种假设。

身边立即有人反驳:“两人并肩而行,那位天君脸上可连半分谄媚感激神色都没有,倒是阴阳道祖很尊敬她。两人道行虽有差距,却甚是相配。”

“阴阳道祖的道侣看着清冷秀美,像是广寒宗的弟子。”另一人提出了佐证,讨论气氛愈加热烈了。

“非也!非也!”一个真人大声反驳道:“那位天君的容貌似曾相识,明明是阴阳道祖的师父,灵玉天君啊!”

“……”沉寂片刻后,众人齐齐嗤笑道:“可那明明是个女子,道友你绝对是弄错了!”

纵然道袍宽大,少女与少年之间的身形差别,一望可知。

“可是……”这位真人还想再辩,想到自己也不过是很久前远远见过莫渊,可能弄错,何况混乱洪荒中那位是少女,众口一词,绝无弄错可能,便暂时住了口。

“嘿,”又是一个经历过混乱洪荒的天君开口了:“那位天君的气息不太分明,似是刻意收敛过,咄咄怪事啊!”

的确奇怪。为何呢?光是道祖道侣这一身份就能为她挡下多少杀劫!

或许,有人提出了另一个猜想——大概是阴阳道祖不想让她的身份暴露吧。

可这又是为何?

场上一时静默。沉寂片刻后,第一个清秀女修士试探性地开口:

“……莫非……是莫天君的缘故?”

“……”过大的信息量令全场出现了一阵可怕的寂静,随后,关于阴阳道祖是否有道侣,道侣的真实身份,以及为何阴阳道祖的道侣会与他的师父十分相似,阴阳道祖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癖好的八卦令禹余天几乎沸腾。

“所以,师父你回来的时候,禹余天最流行的说法是你对师祖求不得,所以找了个面貌足有九成九相似的女子当道侣,还带着她去逛混乱洪荒秀恩爱……这样的悲情故事。”楚绾儿用怜悯的目光看着石轩,又道:“夏景师妹刚游历回来就听到这样的传言,怕是很快要来亲自问师父师娘的事情。”

“而且,师祖好像已经知道了。”楚绾儿补充了一句。

“……”石轩默默无语地捂住了头。

【END】

评论(2)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