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陵频伽

【灭运图录】【莫石莫】莫渊的收徒日记

莫渊的收徒日记

#凭空捏造#

以下为灵玉道君几万年前的日记节选,集中挑出有阴阳道祖出场的片段,年代久远,有缺损。

X年X日

入蓬莱。吾友闲云入罗浮仙派,当把持内心,同求大道。

……

X年X日

成金丹后,闲云久不至,闻其停滞神魂久矣。惜乎!

今日蒙许天君召,往天坼地裂寒光阵。前辈言吾派将得一有缘弟子,当留心察之。

临行前天君莞尔曰:“莫小子,你的师徒缘也到了!”

吾入宗门前为散修,师徒缘寡薄,所亲者唯闲云耳。天君所言,令人颇有期待。

然吾不擅为师,可去请教玉师姐。

X年X日

大家族殊为可恨!可恨!可恨!

今日见一弟子,青衣,年弱冠,根骨犹可,为秦姓弟子汹汹无故刁难,而左右无有敢仗义出一言者。尝同为散修,殊不忍见此,为言而内之。

彼有盗泉子前辈之印记,或当为真君所言“有缘弟子”耶?

彼名为石轩,可徐徐观之。

X年X日

玉师姐又得佳徒,为灵日师兄之女。

登门问收徒法门,师姐捧腹大笑曰:“莫师弟,看上哪个小朋友了?收个徒怎么慎重得跟选道侣似的!”

“师姐,他是男的。”

俄顷,玉师姐笑得更厉害了。

师姐对外能保持仕女形象,殊为不易。

石轩被遣看守阴风洞,敌人折辱,友人避散,不怒不怨,能化劣势为修炼机会,甚好。

可再观之。

……

(下略若干修炼自省。这两年的日记最后一句话总是“彼可再观之”。)

……

X年X日

诸弟子皆以石轩为废材,嗤笑诮骂之,吾观其犹璞玉。

彼将之火焰海,同行有孟氏子弟。

可潜行相护。

X年X日

不惊不惧,出其不意,手段果决,堪为吾徒。

徒儿身怀秘术,奋力杀敌而匆匆遁逃,当为之毁灭证据善后。

见朱炎子前辈炼制渡劫之宝,收走火山,愈佳。

X年X日

徒儿一脸茫然回答“不知道”的样子甚可爱。

口呼“弟子愿意”的惊喜神色也很可爱。

我终于有徒弟了!

徒儿尚缺一试炼,实情不妨多瞒一阵。

见我一笑,徒儿竟被吓到,略郁闷。

X年X日

视他人阿谀奉承犹清风过耳,不自得自满,潜心修炼,真璞玉也,可登堂入吾室矣。

时风荒诞,诸弟子皆以服食丹药为进阶法门,滥用无度,灵魂虚弱,宗门劝之不解,愚不可及。吾家徒儿拒我太上感应丹,甚慰。

玉师姐尝曰:“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收的那个小朋友和你一样,都是修炼狂,真是无趣至极!”

师姐言徒儿肖我,大悦。

彼将至引气,当静守之。

愿徒儿持保今日之心,百折不悔。

X年X日

修炼进度甚好,徒儿终于为吾入室弟子,既知晓实情,哭笑不得,无语问苍天,样子很有趣。为述本门秘辛,徒儿道术被戳穿,大惊失态模样也很有趣。

彼似身怀秘密,五门道术以外,更有宝物,不过敛息收神,不欲外人知晓而已。既列吾门墙,虽不过问而当护之,或为蓬莱派之大缘分也。

X年X日

徒儿引气小成,将出外游历,授之青玉雷衣,为炼制迷魂幡,彼似对“替天行道”四字颇有不满?

(此处有莫渊万年后批注“信知吾当年戏作不谬也。徒儿为道祖,大善!”)

与商“钓鱼执法”之计,袭杀孟离。徒儿逃逸甚疾,这一课效果料想不错。

吾徒颖慧,修炼速度极快,当设法使其更遭磨练,稳定基础。阴阳双煞所涉范围甚广,徒儿可细细搜寻,修炼道心。

另,多年私藏为之搜刮大半矣。

掌门尝问曰:“莫师侄怎么不多收几个弟子?本派金丹宗师中,就你徒弟最少,只有一根独苗。”

收不起,太穷。

况一能当百,多不如精。吾观徒儿极佳,不需滥收。

……

(下略若干修行磨练自省)

……

X年X日

玉师姐真可怕。

灵日师兄能解心结,成就上品金丹,大妙。吾家徒弟一剑慑万妖,救明师侄回宗门,虽不曾亲眼目睹,细思模拟,不禁微笑,幸乎未为徒儿所见也。

X年X日

造化神妙,见所未见。徒弟从雷府小世界来,勉力示我以造化气息,汗湿颊颐,犹未肯释手,已,笑曰:“这是弟子应该的,不过能见师父变脸,弟子觉得值得了。”

……

徒儿诙谐善谑,常引我改容发笑,殊为不美。

X年X日

盗泉子前辈渡劫陨落。长生门前,枯骨成山,纵天才亦难免也,当谨守内心,道心不辍。

突破阴神,将往他方大世界游览,斩破虚妄。吾家徒儿留天玑峰,面带不舍色,不知何时能再见?其手段既强,心性极佳,稳压天玑峰诸长老一席,料吾归宗门时,徒儿已为阴神尊者,四处寻觅机缘,将成元神矣。

不求其求道之路顺遂少磨练,然愿吾徒平安。

闲云不通往来久矣。昔日至交,今为陌路,惜哉!

吾辈修行之人,聚散离合皆常态,撙节之则长,恣纵之则短,无为小儿女缠绵态也。宜自珍重,当能再会。

(下略大世界修炼见闻若干)

X年X日

回禹余天,蒙广寒宗孟前辈召,与禹余天诸真人议补天事。

吾家徒儿神采轩豁,平安无恙,竟成元神真人,好极!好极!

徒儿反复看我,容色欢喜殷切,吾亦细细观之。虽四百年不见,相逢犹旦暮间。

X年X日

重炼地膜,共战天魔。

禹余天诸真人尽赴此役,联手补天。吾家徒儿剑术超卓,能杀二劫天魔,六道轮回之术亦不凡。

……

(中略十年镇守天涯海角楼,修炼仙术的感悟若干)

……

X年X日

徒弟将出外游历,非三五百年不得回,临别辞行,神色平静。

渡劫事大,九死一生,幸有神霄宫前辈相助,当可稍安。

徒儿勇猛精进,或将赶超师辈,吾甚悦之,唯忧其修炼太疾,根基不稳耳。

闲云为中品金丹,成就阴神后坐化罗浮仙派,玉师姐,庸师兄皆已陨落。昔日交好者,十不存一,求道之难,令人扼腕。

然吾直指大道而行,虽百死其犹未悔。

X年X日

徒儿也已收徒,为人师表,言语谆谆。吾竟为人师祖,时光荏苒,沧桑须臾,不外如是。

先师名吾灵玉,吾名吾徒天玄。至吾家徒儿,则极不擅取名,徒孙楚绾儿至今仍无道号,令人摇首叹息。

徒孙持有乾阳青灯。徒儿私下曰:“师父,以后这乾阳青灯就当我们这一脉的传承之物吧。”

臭小子,我看你比为师更不擅为师。

(此处有千年后莫渊批注“无误!”)

X年X日

(这里的记叙很是潦草,似是疲惫至极而随手记录的)

孟真人强行渡劫,许前辈尸解转世。

吾徒匆匆从大世界来,终与孟真君共灭血影真君,伤势甚重,提前渡劫。

愿许前辈安,愿孟真君安。

愿吾家徒儿安。

X年X日

凌霄殿可封神,诸门派当慎察之。

禹余天积弱,犹小儿怀璧过闹市,为外人窥探垂涎久矣。虽有神霄宫前辈,然他人可依不可靠,欲得安宁,除非自强。

许真君前辈重入宗门,惜乎记忆未复,懵懵然一幼童耳。

日前回宗门,闻一逸事:吾家石真人镇守天涯海角楼,见许前辈稚幼,趁夜吓之。徒儿善戏谑,许真君日后恢复,回想此事,见其面当顿足笑骂矣。

X年X日

徒弟游历在外,徒孙楚绾儿镇守宗门,今日忽大惊失色,曰宗门玉册烙印黯淡,徒儿恐有不测之劫。

吾竟失态变色。

忧。

X年X日

徒儿烙印不曾消失,必未陨落。

宗门派诸真人四处寻石轩,领命而出。

……

(中间有好长一段没记录)

X年X日

孟天君召吾回宗门,徒儿从九幽大世界平安归,随身携当地土特产若干,颇类打家劫舍,满载而还。

江真人渡劫有望,徒儿无事,极好。

X年X日

云游在外,于雷电一道,渐有所得。

吾家徒儿成就天人,先来寻我,语声含笑雀跃,令我大惊复大喜。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即为师亦该为之让一席地,反观自身,不免略有郁闷。

然,人各有其道,即师徒亦难归一。吾家徒儿自有其路,前途不可限量,甚慰,而吾坚守吾道,亦不会有丝毫退怯。

将归宗门,贺徒儿天人大典。

X年X日

徒儿天人大典有波折,游仙宫,宝成派,天姥门,五行宗俱有访客,来意不明,禹余天不复平静矣。

徒儿除雷之大道外,竟修杀戮,末运,毁灭道?!吾竟不察!愧为人师!

……

X年X日

奔赴木德大世界,为徒儿筑气运台。长春门少青真君一言不合,即欲动手,眈眈相向,幸有三才灭法剑。末运大道之力,一威若斯!

然吾甚有疑惑,徒儿炼制本命法宝时,所言均为阴阳法门,如今似迥异,神霄真法又如何生发末运大道?

百思不得其解。

……

X年X日

徒弟经一霎千年,归宗门,又收一徒弟,道法虽与蓬莱派真传殊异,然心性尚可。本派神霄真法后继有许真君及诸真人,吾之一脉有徒儿,必不至断绝,甚慰。

(此处莫渊万年后批注:“被骗!徒儿可恨!”)

时光如流水,匆匆而过,徒儿既为二劫大能,诲人不倦,能独当一面,然彼初入宗门青涩模样,清晰如昨,闭目可见。

……

X年X日

徒弟游历混乱洪荒,尝得刹那坐忘树,其实千年一熟,开蓬莱法会,邀禹余天元神真人若干。本派之内,元神真人皆得空白请帖一张。

惜乎闲云早逝。

真人真君济济一堂,禹余天渐有上古气象,服刹那坐忘果,有所得。

……

X年X日

触雷之大道神髓。

徒儿甚调皮,又善记仇,些微小事,千年不忘,耿耿于怀,而与徒孙反复讲述,烦人也甚!

其本性如此,吾收徒之时竟不细察,失策!失策!

江真人重结元神,大好事,闻其年幼时亦被吾家石真君戏弄,与许真君类。两位前辈尚如此,吾忽有平衡之感。

……

X年X日

度九霄神雷劫。

神皇卑鄙,愿吾家徒儿勿为一时义愤,入彼骰中。然徒儿虽似平静,实有道心之衰迹象,不能多言提醒,稍有忧虑。

……

X年X日

徒弟安然归来,杀神皇,成半步矣!竟为生死庆云!

今日惊甚,不宜动笔,容后再叙。

X年X+1日

吾尝以徒弟会成末运庆云,杀戮庆云,毁灭庆云,抑或阴阳庆云。

竟为生死庆云!为人师者,当传道授业解惑,而吾为人师,共度数千年,竟毫无所觉!

愧为人师!

……

(下略若干修行感想)

X年X日

徒弟变生死庆云为末运庆云矣!

宗门上下震愕无言,吾正在外游历,乍闻许真君言说分明,竟失态。

若吾道心失守,必为吾家顽皮徒弟所惊吓。

庆云既能随意变化,徒儿成末运道祖前,吾不再信其庆云矣。

徒儿未必不合阴阳道,毁灭道!

……

(以下是这枚玉简的最后一篇)

X年X日

一语竟成真,本派自此鼎盛,有阴阳道祖与毁灭道祖镇压矣。

神霄前辈尝为吾徒起一道号曰“多宝”,极妙。今不妨再改名,曰“多骗”。

吾家多骗道祖将回宗门矣,可细细欣赏其如何面对本派师长徒孙。

——END——

评论(10)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