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陵频伽

【灭运图录】【莫石莫】两地相思梦因谁

两地相思梦因谁


#请配合这张图食用# 


http://www.duitang.com/people/mblog/70789840/detail/


——莫渊的场合—— 


【1】 


石轩游历回宗门,照旧先去找师父。 


刚到莫渊洞府门口他就觉得有些不对。 


禁制完好,应是无恙,可莫渊气息消散得无影无踪。不仅如此,当他用仙识拜见师父时,还半天不见回应,顿时让石轩的心提了起来。 


要说自打成就元神之后,师徒俩聚少离多,若能同在宗门,各自修炼外,石轩去拜见师父,莫渊无有不应的。或论道法,或与对弈,便是清茶一杯,闲谈片刻也极为享受。 


不过自家师父也已是元神真人,又是在自己的洞府中修行,怎么可能会出事呢……莫非是修炼中出了岔子?!石轩一惊,进莫渊洞府的步伐便又快了几分。 


随后,他石化了。 


莫渊常坐的石床上,现在静静卧着一只雪白的团子。 


团子。 


说是团子,是因为它似乎在睡觉,整个身子蜷成了一团绒绒白毛,随着呼吸还在微微颤着,莫渊本人不知去向。 


“是师父新养的妖兽吗……不对,师父什么时候有闲情逸致养宠物了……?!”石轩靠近团子,想摸一下,却有另一个可怕的念头骤然跳进脑海,阻止了他伸手的动作。 


他这么一愣神,团子耳朵微微动了动,慢悠悠探出了个脑袋,已经醒了。 


是只白狐狸。 


【2】 


狐狸在石轩面前端端正正的坐好,仰起脸看他。 


眼神让石轩猛地一怔。 


他又仔细打量了狐狸。虽然物种不同了,但是这精致而面无表情的脸,怎么越看越有些…… 


“……师父?!” 


能让修道几百年的石真人惊呼出声的事情并不多,眼下便很明显有一桩。 


狐狸板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 


【3】 


一人一狐均是端坐石床上,面面相觑相对无言,一时静寂。 


这太不科学了,虽然石轩自打修真后也没见什么科学的事情。 


狐狸尾巴摇了摇,莫渊暂时无法发声也无法以灵识沟通,石轩无从得知来龙去脉,只好小心翼翼和师父打商量: 


“师父,弟子冒昧,想用元识探探情况……” 


狐狸团子看他一眼,伸出爪子搭在了弟子向他摊开的手掌上。 


石轩收拢手指,握着小半截儿狐狸爪,努力战胜想多捏几把的冲动,将灵识缓缓探入莫渊的身体。 


一无所获。 


除了狐狸爪子真是又软又暖以外…… 


【4】 


石轩抱着莫渊去天涯海角楼翻阅典籍时,一路接收了无数弟子的注目礼。 


其实之前,狐狸团子是想自个儿走过去的。 


但是他走路一开始总是跌跌撞撞,差点跌倒。 


石轩努力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虽然他知道要是一只狐狸能直立走路才真是咄咄怪事,可只要一想到在那里谨慎迈步试着走路的是自家师父,捂住脸不忍直视的冲动就油然而生。 


何况,蓬莱派内尽是修道人,狐狸虽小,也是能炼器的……故此,石轩实在不放心灵识与法力俱是暂时不能使用的师父单独行动。 


这样冠冕堂皇正气凛然的理由得到了莫渊的肯定——这就是石轩现在抱着狐狸团子的原因。 


虽然莫渊点头了,但看他更像是完全不想计较的样子,石轩不由怀疑,就算是变成了白团子,自家师父也是芝麻团子,还是一样的腹黑。 


软乎乎毛茸茸的一团隔着衣服暖暖地窝在怀里,石轩走路愈发力求平稳,速度都慢了不少。 


不少女弟子对石祖师行过礼后都禁不住悄悄看狐狸。 


石轩为人诙谐和善不拿架子,那胆子大一些的就对石轩开玩笑道:“这小家伙真可爱,石祖师是在哪里收到的?养了多久了?”胆子更大的,目光热烈含情,眼看着就要自个儿挽袖子上来摸狐狸顺毛。 


石轩笑眯眯胡诌了一段狐狸的来历,心里泪流满面——自家师父在他胡说八道时,似是泄愤一般暗搓搓在他怀里踹了两脚…… 


【5】 


天涯海角楼一片清净,镇守的元神真人是谢方伟。 


百年未见,谢方伟重见师弟自然是欣喜至极。师兄弟俩聊了阵子,见石轩翻阅典籍时始终抱着狐狸,和他交谈时,也将狐狸放在膝上,寸步不离,显然宝爱非常,不免有些好奇,也开始对狐狸频频注目起来。 


莫渊有些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刚才被徒弟一路抱过来,已经是昏昏欲睡的模样,狐狸耳朵都耷拉了下来。 


谢方伟看着有趣,伸出手,就想摸一摸。 


石轩脸色大变,直呼了一声师兄不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片刻后才为自己的过激反应讪讪找了个理由。 


“呵呵,他睡了,睡了……” 


谢方伟无言看着他,一笑收回了手,石轩才松了一口气。


——真让谢师兄摸到自家师父头的话,自己怕是回头就要向师父以死谢罪! 


临走时谢方伟温和且认真地对师弟劝告道: 


“石师弟,狐族虽貌美聪慧,修炼所费时间却甚长,并非我等人族修士良伴……” 


——通俗点讲就是狐族寿命太长,战五渣的人类就不要试图玩什么养成。 


“……”石轩硬着头皮面对师兄意味深长的目光,觉着世界都不会好了。 


【6】 


石轩回到自家洞府时,狐狸团子在他怀里已经睡得十分熟了,狐耳随着呼吸微颤,很是温软的样子。


石轩一时抱着自家师父发起呆来。 


方才他在天涯海角楼里,将妖族修士化人,人形随意变化法门的玉简都翻了一遍,却依旧找不到丝毫头绪,茫然不已。 


自修行以来,如这般茫然困惑之时,石轩百年修道生涯中,似也只有几个瞬间能与之相比。 


刚入此方世界之时,幸得徐老道机缘,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刚入宗门之时,被众人排挤冷落,甚至有杀身之危。 


那时,是自家师父…… 


如今师父法力尽皆失去,不复人形,他却无能为力。 


“……大不了,我助师父寻得一套妖修法门,重修出人形。” 


这个念头定了,石轩才觉得心头略静。低头再看窝在膝盖上的狐狸团子时,另一般罪恶的想法却又涌上了心头。 


莫渊人形是个俊美少年,化成了狐狸也是只十分端庄美貌的白狐狸。现在他双耳微侧,团着尾巴,睡得好像一只白汤圆,看着内馅都是甜甜软软的。 


……摸一摸? 


石轩觉得心头有只狐狸爪子挠啊挠,离离原上草地痒成了一片。 


他终究不敢造次,半晌,也只是用指尖轻轻拂过了狐狸耳尖尖的一簇软毛。 


只是似有若无的一下而已,狐狸耳朵微微一转,石轩立即收回了手,却觉得自个儿心尖微微一颤,心跳莫名有些快得过头了。


【7】 


莫渊恢复人形是在一个与往常毫无相异之处的平淡日子,与他变成狐狸一样的诡异莫名,完全不讲科学道理。 


彼时狐狸团子正窝在石桌上打哈欠,石轩从外回来,非常熟练地先去抱狐狸。 


这些天石轩虽是找来了一些妖修的法门给师父翻阅,却并未将这些提上修炼的日程。一方面,蓬莱派毕竟以人族修士居多,师徒俩都觉得这宗门原有的妖修法门并不够精深,怕是难以触摸大道边缘,宁缺毋滥,不如暂缓;另一方面,大约是以一只普通狐狸的身躯负荷不了元神真人修炼千年的元神,莫渊总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石轩虽舍不得离开师父半步,却也只好将莫渊先留在自家洞府,好生休息。 


…… 


像是一个梦乍然破碎,莫渊就在这一瞬间这么变回来了。 


这变故来得猝不及防,即使是长年面无表情的莫渊,坐在石桌上,道袍微乱,也微微张嘴,露出了一个类似“Σ( ° △ °|||)︴ ”的表情。 


石轩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的表情动作更类似“Σ(っ °Д °;)っ ”这样的。 


没错,正如颜文字一般,这时候他还空举着预备去抱狐狸的双手。 


然后他很冷静地,或者说是太过惊愕而忘记作其他反应地,继续将莫渊从石桌上抱了下来。 


“……” 


“……” 


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的石轩,正对上师父恢复面无表情的冰霜面孔,捂着脸开始四处找豆腐。 


【END】 


——石轩的场合——


【1】


石轩骤然惊醒,觉得周身似有不适。


他离开宗门游历诸天万界,不知不觉已有百年光阴。方才他在修行闲暇冥想神游时,居然似是做了一个极其诡异的梦。


梦境历历如在目前,想起温暖软糯的素白狐狸,石轩忍不住摇头失笑。说起来师徒俩久未会面,许是太过思念的缘故,才会做如此幻梦……?!


石轩忽然神智一凛。


眼前之景象无比熟悉,正是禹余天蓬莱派天玑峰自家师父的洞府内室!


那么,方才之梦难道是真的吗?或者说,这百年的游历不过修行之余的一场神游?


纵然石轩修行多年,乍然遭遇此事也不由心神巨震。直至他收束心神欲内视己身时,却又骇然发现,自己法力竟在无声无息间烟消云散!


是心魔亦或是幻境?


石轩正在迅速思考判断局势,忽的却被一双手轻轻抱了起来。


“……”


四肢腾空,石轩终于意识到自己从苏醒的那刻起就觉得隐隐不对的地方究竟在哪里。


莫渊抱起自家现在变成了一只圆滚滚,胖乎乎,黑白相间,憨态可掬的熊类的徒弟,面无表情地与其对视了片刻。


“石轩?”


“……”


熊猫僵了老久,郁闷地点了点头。


【2】


石轩在最初的震惊后,哭笑不得。


一开始莫渊大概是以为石轩身上沾了墨水,直接对徒弟下了个清洁咒。


依旧黑白相间的熊猫无言地看着师父。


莫渊戳了戳徒弟的黑眼圈,又摸了摸熊猫掌,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罕见地露出了深思的表情,转头翻了大半天的书,才对徒弟开口问道:


“莫非你修了什么阴阳秘术,走火入魔?”


“……”


石轩摇了摇头,圆乎乎的脸看上去又无辜又可爱,内心泪流成河。


本方世界没有大熊猫的存在,他化身成的这只,只能说是大熊猫的微缩版,要不也不会被莫渊这么轻轻松松抱起来。


自家师父这脑洞开得真是突破天际,偏偏还在某种意义上触碰到了真相……要不是身子圆滚滚没法多动,石轩就真给自家师父跪了。


【3】


天涯海角楼作为蓬莱派放置真传的书楼重地,一向由内门弟子与元神真人镇守其内。


林洛等人其时均不在宗门,天涯海角楼二楼只得楚绾儿一人镇守。她不日也将离开宗门游历,莫渊此来便正好接替了她的班。


“师祖!”绾儿见莫渊上楼,即前行了礼,却正好和莫渊怀中的石轩打了个照面,眼睛登时增增增发出了光。


石轩不由自主往自家师父怀里缩了缩,心头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下一刻预感成了真,绾儿满脸期待地看向莫渊:


“师祖,我能抱抱它吗?”


石轩恨不得脑袋一歪直接装死。楚绾儿便是成就元神了也依旧有些像小孩子,热爱生活,修炼之余最喜欢各种好玩的物事,从美景游戏到各种毛绒宠物,一概兴致勃勃乐此不疲。石轩养徒弟的风格向来与自家师父养他颇有不同,以放养为主,并不多问,绾儿这爱好便一直留了下来,直到现在,眼看着魔爪便要伸向莫渊怀里浑身僵硬的熊猫。


石轩已然开始忏悔自己昔日收徒不教的恶劣行径,抬起脸便眼巴巴看向莫渊:徒儿的尊严可全在您老人家手上了!


可惜熊猫脸再怎么扮可怜也是个萌字,莫渊似笑非笑地看了徒弟一眼,很是愉悦地顺了顺熊猫毛,便要将石轩从他怀里扒出来。


——卧槽师父你别这样见死不救!


熊猫咬定青山不放松。


莫渊再拨拉了两下。


熊猫四只爪子都牢牢地扒住了师父道袍的衣襟。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


最后楚绾儿不可置信大受打击地走掉了。


石轩默默给自家徒弟受伤的心灵道了个歉,松开爪子,方才紧紧抓着的衣襟已经皱了起来。


莫渊低头冷着脸看他。


熊猫便很是谄媚地用熊掌替师父又抚平了衣襟。


莫渊轻轻咳嗽一声,片刻之后才面无表情道:“如有下次,休怪为师无情,将你丢水里。”


不是吧师父……石轩表情纠结极了。


【4】


蓬莱派最近流言纷纷,话题中心是莫祖师养的名唤熊猫的灵宠。


据说这种灵宠皮毛黑白相间,正是天生阴阳大道显化其身的标志,所以它虽无法力,却可帮主人体悟阴阳大道,修行进度一日千里。平日冷清的莫祖师自从得了这宠物,日日宠爱寸步不离,足可证明这一点——现下蓬莱派弟子之间已掀起一股“找熊猫,练仙术”的热潮,连潮汐坊间都多有耳闻,甚至出现了不法商家以法术染色伪造熊猫以此牟利的新闻,很是闹腾了一阵子。


来天涯海角楼二楼兑换玉简的弟子们均看到了如此奇景。


闭目修炼的俊美少年道人冷凝如冰雪,怀里趴着一只圆滚滚,胖乎乎,黑白相间的熊类生物。


石轩颇有点无奈。不知是熊猫本性懒惰还是自己毕竟不适应这具身体的缘故,他一天十二个时辰,怕是一大半的时间都在睡觉,便是想静心打坐也不可能……唔……好困……


熊猫垂下脑袋,身子一歪,被莫渊眼疾手快地扶了一下,就此睡得不知今夕何夕。


一觉香甜,石轩醒来时发现自己毫不意外地被师父抱在怀里。莫渊盘腿坐在蒲团上,正沉心修炼,他不敢乱动打扰,又是无聊,便索性盯着师父的脸发呆。


说是盯着脸,其实也就只是能看到莫渊一截玉白脖颈与尖尖的下颚而已,只是这视角实在难得。


很早之前,神魂期的石轩还在为五火七禽扇的炼制而四处奔走寻找材料。炼制过程中出现了问题,他去找师父帮忙解决。莫渊凝神思考,时不时眉头轻皱,石轩就站在那里看着师父,如是这般静静过了一个下午。


那时石轩就发现,师父虽是修炼狂人,却每每在徒弟需要他时,“刚好”不曾闭关,总是静坐着等待弟子的上门讨教。


莫渊平时虽是冷冷淡淡的模样,可师徒情谊自不需多言。石轩敬之爱之,师徒感情并不曾因为相别千年而减损丝毫,反因时光冲刷而愈添默契。虽是师徒,那辈分差异却因两人年岁渐长,修为仿佛而愈发不太明显,颇有分多年师徒成挚友的味道。


可纵然亲近如此,毕竟是修道之人。石轩仔细想了一下过往,别说这般被莫渊抱在怀里,人形时,他连莫渊一片衣角都不曾触碰过。


所以说,难不成这样我还赚了?石轩想到这里,不由哑然失笑。


又是一个弟子来兑换功法玉简。既罢,莫渊也终止了静坐观想,心情不错地抱起了熊猫,四目相对,又戳了戳石轩的黑眼圈。


石轩哭笑不得,熊猫的魅力似乎在本方宇宙通行无阻,连自家师父没事都喜欢逗一逗。


不过……能看到师父嘴角微微含笑的样子,这样也算稳赚了。


----------------------

“  今日刚好莫渊没有闭关,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外丹练成的天象异变惊动了他,反正石轩没问,他也没说。

  将五火七禽扇的炼制思路、禁制还有小挪移术向师父阐明之后,石轩就在那里看着莫渊思考。

  思考中的莫渊反而比平时多了些表情,不时眉头轻皱,半天之后方才将石轩所要用的禁制和手法中的错误一一指出。”


原文第四部第九章,石道长曾经看思考中的师父看了半天XDDDD


【5】


五行宗门内,一处白玉大殿中,静坐着一位穿着五彩道袍,面目俊美妖异如女子的年轻道人,其手掌摊开,洁白如玉的掌心之上悬浮着一株若隐若现,若实若虚,犹如梦境中才会出现的花朵,正缓缓绽放。


在花瓣完全展开的一瞬,光华大作。须臾后,那花朵已消散成光点,出现在掌心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黑白相间,圆滚滚,胖乎乎的熊类生物,静卧孔极掌上,似是酣睡不醒。


孔极颇觉有趣地挑了挑眉。


太虚大道,如雾如幻,其与五行大道之差距极大,因而风险极大,五行道祖为合此相反大道,也在谨慎试验不同的功法。而此步虚之花,正是修炼功法时的意外收获。


其可潜入彼此牵挂极深而暂不能相见的两个人梦境中,令他们梦中相会。孔极跟脚是一只孔雀,对此功法略有影响,梦中两人中总有一人是动物形态。


不过,孔极关注了颇久的那位石小道友,梦中居然会将自己幻化成一只诸天万界从未出现过的熊类,这便是连孔极都觉着出乎意料,终于在石轩的梦境结束之时,将那只沉睡的熊猫摄取了出来。


便是同时,石轩骤然从梦中苏醒,睁开双目,并不在莫渊身边,而自己也不再是那只熊猫。法力恢复,盈满全身,几有庄生梦蝶之叹。


莫非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石真君忆起梦中自家师父微微翘起的嘴角,心中轻轻一动。


算来千年未见。此间事了,不妨回转宗门看看师父吧。


……其后师徒重逢自不必再多提,这个不约而同被师徒俩分别保守了上万年不曾对对方提起的秘密,直到天玄道祖合道后某天闲极无聊在蓬莱派造了一只滚滚,居然逗得其师灵玉真君不复冷凝神色,惊愕后破颜一笑时,才被双方共同戳穿。


又过了几万年,莫渊成就半步金仙,来自五行宗的贺礼是一只小小的梦境所化熊猫。


至于随后又过了多久石道祖才发现自家师父并不是喜爱熊猫这种生物,而只是单单萌着梦境中徒弟化身的那只滚滚,那便是不是本文所需叙述的事情了。


【END】


评论(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