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陵频伽

【灭运图录】一个有关盗泉子和他的熊的故事

(建立在盗泉子单箭头莫渊的基础上的,很多私设,雷的话就跳过不看吧)

(上)

盗泉子的黑熊是他很久前收服的小妖,天资驽钝,性情极懒……虽说戒律森严的瀛洲派能养出盗泉子这样的异端,这异端自然就能养一只不爱修炼的异端妖兽,但大黑熊一直到盗泉子陨落之时都未能炼化横骨,连句“老爷”都不会叫,也着实令人唏嘘不已。好在盗泉子并不在意,整天骑着它晃来晃去找美少年,自得其乐,优哉游哉。不幸的是,熊族审美偏好浓眉大眼结实有力,最不喜弱不禁风还不够塞牙的小白脸,盗泉子觉得俊秀美丽的少年,按熊族淳朴的审美标准,个个都丑陋无比。还没化形,不受人类审美荼毒的大黑熊整天见老爷对着那些个还没他本人好看的“美”少年流口水,深觉有耻俱焉,恨不得扬天长啸一番,或者干脆掩面转头而走,方才不辱没它堂堂熊族大老爷们的声名。

这日子便一天天这么过去,直到有一天,老爷遇到了两个散修,其中一个姓莫,正是它最讨厌,也就是说老爷最好的那口儿……然后它最不堪回首的一段时光就来了。

盗泉子开始试图拐人进瀛洲派。

阳神真人气息并不外露,看着跟普通人一样。换做别人,被这么一路跟着,怕是老早一拳揍上去了。神奇的是,姓莫的散修——原来是叫莫渊的——只是礼貌地拒绝了盗泉子的收徒意愿,面无表情,一路沉住了气,并没炸毛。然后盗泉子兴趣更盛,啧啧一声美少年就是可爱,骑着熊跟在后面,还一路哼着不成调的歌……大黑熊又想捂耳朵又想掩面逃走,偶尔呜咽抗议,哼哼几声,于是现场更加不忍卒听。

如此三番两次,莫渊那同伴,一位姓沈的散修终于沉不住气,先出口让盗泉子别跟着他两人。

盗泉子坐在熊背上,居高临下看着三十来岁脸若刀削的沈闲云,满不在乎道:“道爷跟着的是美少年,又不是你。”

沈闲云气得脸色通红,祭出法宝就准备动手,反而被面无表情的同伴拦下。

莫渊平淡对饶有兴致的盗泉子道:“前辈既为瀛洲派的阳神真人,为何要强人所难?”

盗泉子坐在熊背上,被拆穿身份也不惊讶,笑眯眯道:“我看上的美少年就是聪明,道爷喜欢!小道友,既然知道道爷是真人,还不来乖乖当道爷徒弟?”

沈闲云被吓了一大跳。禹余天大能绝迹,区区金丹宗师都能名满天下,阳神真人,那便是真仙人般的存在。他一直觉得后面跟着的家伙神烦又活脱脱老流氓,却不知莫渊是如何察觉的……忽然想到刚才竟然想对一位真人出手,一阵后怕,冷汗霎时打湿了衣裳。

好在盗泉子压根没关注他,只一脸期待兼不正经地看着莫渊。莫渊面不改色,又想了想,郑重对盗泉子行了一礼,冷静道:“小子志在蓬莱派,要辜负前辈厚爱了。”

沈闲云又是一惊。他们这等出身并非家族的散修,修为连引气都没到,能得到神魂前辈提点便是幸事,拜入金丹宗师门下是梦想,至于阳神真人……拜师后会得到怎样的资源好处,省了多少杀劫,走多少捷径,根本连想都不敢想。而莫渊为了自己的志向,便这么轻轻巧巧拒绝,眼睛眨都不眨,沈闲云不免为他感到可惜。

大黑熊觉得身上的老爷终于挺直了背,然后他听到老爷用百年里才出现了两回的正经严肃语气问道:

“小道友,可想清楚了?道爷是真想收你。”

……

后来,盗泉子对着大黑熊忧伤吐槽道:“小道友哪儿都可爱,就是脾气太倔……不过这样更可爱!道爷要不是瀛洲派的,绑都要把他绑回去……”

瀛洲派功法最注重戒律,他真敢欺男霸,呃,男,除非废掉一身道行。所以莫渊白天拉着沈闲云走得轻轻松松毫无担忧,盗泉子看着他背影,觉得又可爱又可恶。

大黑熊听不懂,也不会说话,不然它倒可以安慰老爷,在它眼里盗泉子比那个姓莫的小子好看多了……它嚎了两声,安慰性地在盗泉子肩上拍了一爪子,差点把自家老爷一口老血拍出来。

在黑熊记忆里,盗泉子百年里,第二次这么认真和别人说话便是在中土了。

(中)

当盗泉子知道自己修行至今唯二想收的两个弟子居然自个儿组成了一对师徒相亲相爱去了的时候,他几乎吐出一口老血,郁卒地对大黑熊发了半天牢骚。

“那个姓石的小子是什么运气!”这句听着十分郁闷。

“石小子身上有道爷的印记,小道友就收了他当弟子,啧啧啧,哈哈哈!”这句又是沾沾自喜。

“道爷要渡天劫,不然还真该去看看小道友和他徒弟。”这句听着又重归郁卒了……

大黑熊听得莫名其妙,觉得自家老爷烦死了,哼唧两声继续在瀛洲派宗门内吃了睡睡了吃,好不惬意。

于此同时。

莫渊刚护着徒弟引气入体,正和他讲宗门秘辛和自己收徒的原因。

“至于盗泉子道长的印记,那是因为他修炼的是瀛洲派真传功法的《太上想尔九戒注疏》……修炼者需紧持戒律,自然不会有违反戒律中妄言欺人条款的举动,当然,不在戒律规定中的,未免就有些……放浪形骸。”

石轩规规矩矩听着,默默腹诽道,自家师父为何在“放浪形骸”四个字上,似是斟酌了一番才说出口,而且还不自觉咬重了音呢?

(下)

盗泉子忙着渡劫,到底没能见莫渊一面,倒是重见了石轩。大黑熊被他留在了瀛洲派宗门里,他独身去取七阴玄水珠,无声无息便陨落在了洞府里。

妖兽与主人心血相连,大黑熊第一时间便知道了此事,连连嚎叫,声音十分凄惨。瀛洲派的掌门掐指推算,脸色方是大变。不过修道人尸骨无存乃是常态,除了叹息几声也再没别的法子了。

大黑熊毕竟是掌门师弟唯一的妖宠,无人敢让它重新认主,也无人敢取它内丹或是苛待于它。不过自此之后大黑熊倒是认真修行了起来。妖族寿命长,瀛洲派总有真人前辈愿意指点一二,这么千千万万年下来,黑熊便成了瀛洲派的镇门妖兽,炼化了横骨,又学会了化人形,整天看着各色人进进出出。

它的审美还是非常朴实,化作人形也是胡子拉碴,浓眉大眼,声音洪亮,站那儿像一堵墙。

大概是很久之后的一天吧,瀛洲派又出了一位天人。天人大典如期举办,与瀛洲派交好的宗门都派出了真君代宗门送上贺礼。大黑熊便化作人形,站在山门口,高声唱名,迎接那些仙衣飘拂,清骨逸姿的佳客。天君真人纷纷到来,风姿皆不凡,如白鹤拂檐,光华渐满,正是一片热热闹闹,喜气洋洋的景象。

它站山门那里,一道雷电气息横溢的遁光倏然飞到它面前,来人显出身形,乃是一位十分熟悉的故人。

大黑熊一时盯着人发呆起来。

他化形这么久,自然渐渐知道了人族的审美与熊族背道而驰。老爷陨落那么久,他曾喜爱过的美少年早就凋零殆尽,只有这位容色不改,依旧少年俊美,冷若冰霜。

这么站在这里,好像千万年时光根本没过,他依然是那个散修少年,而它也仅仅是老爷骑着的傻乎乎小妖。

“蓬莱派灵玉真君,代宗门贺。”

大黑熊猛地醒过神,老爷毕竟还是不在了。

它扯起嗓子喊完唱名,看莫渊向门内走去,不知哪来的勇气,忽然大声问道:“莫真君,你还记得俺和俺老爷吗?”

刚出口它就后悔了,那声音太大,很是粗鲁不文,听着接近质问而非问询,简直可以说是一种冒犯……

可莫渊当真定神看了看它。

随后微微颔首。

擦肩而过。

【END】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