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陵频伽

【灭运图录】【莫石莫】正太莫渊

正太莫渊


#莫渊被围攻后只有核心真灵还在,失去一部分记忆转世#


基于这个大背景下的段子脑补。


(1)


论语云,有事弟子服其劳,何况是自家师父转世投胎这种大事。作为孝顺师父(兼闲得没事干)的好徒弟石轩,护送着莫渊的真灵投胎后,自己恶趣味发作,也跟着去当了师父出世后的西席。可以抱,可以逗着玩,最重要的是还能看正太版师父变脸,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这是最初的预想。


而事实情况却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在还没恢复记忆,面瘫脸却已经初露端倪的正太版莫渊很是诚恳地叫了一声“师父”时,石轩就掩面败退了。


“呵呵,莫,莫渊啊,还是叫贫道名字吧。”


莫渊仰头看看这个神色尴尬的青衣道士——石轩几乎能看到正太身后飘起的巨大问号——最后坚定地摇了摇头:


“直呼师父名字,是为不敬。我虽年幼,不敢如此。”


然后他疑惑地发现青衣道士猛然大咳几声,表情都扭曲了起来。


(2)


作为修道有成人士,怕冷怕热这种事已离石轩很遥远了。不说在蓬莱派一年四季居于洞府,从不用在意寒暑交替,就说在外游历,他一年到头也不过是一件法力幻化成的青色道袍而已。


不过,现在要带着一个刚刚锻体,还不能多受寒气的孩童,添衣减衣便成了一项必备的学问。


石轩托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端详着面向他而坐,披了件银白毛绒绒披风的冷面正太,觉得十分有成就感。


莫渊现下虽是面无表情,但他少年面容便很是俊美,五六岁童子模样看着更是粉妆玉琢,被脖间帽侧那圈绒绒白毛一衬,像是瓷娃娃般可爱。


“唔,以前看女孩子喜欢打扮洋娃娃还觉得奇怪,现在总算理解了,果然十分有趣。”石轩暗暗想道,虽然有个声音总在耳旁冷冷地提醒他,等莫渊恢复了记忆,他还不知道要怎么死,不过另一个更大的声音果断将其镇压了下去——


“管他呢!师父这个样子,看一眼少一眼啊啊啊!”


(3)


石轩除了修道外最喜欢做的事情:云游四方,钓鱼,逗师父变脸。


现下天赐良机,石轩眯着眼看看在院中锻体打拳的正太版莫渊,计算着他的修行进度,满心愉悦,摩拳擦掌。


莫渊渐渐长大,虽还未能完全恢复记忆,性格已渐与前世重合。只是毕竟是小孩子,冷面也有限度,对习惯了原版师父的石轩来讲,简直像是打惯了难度TOP级的游戏,再回来玩入门级一般。


不过为将来计,石轩并不敢逗弄得太过分。一些著名的恶趣味问题,诸如“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你是谁从哪来到哪去”“我和你娘掉进水里该先救谁”只好先不无遗憾地收起压箱底,转而开始致力于给师父灌输一些奇奇怪怪的知识。


“……这就是‘一句道友误终身’的故事。”连续半年,石轩终于讲完了上辈子熟读于心的《封神榜》,听得冷面正太若有所思,感叹道:“这么说,以后听到别人说‘道友请留步’,应该溜之大吉才对。”


石轩点点头,压低了声音,神棍状高深莫测道:“这可是诸天万界第一杀器,一旦祭出,三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


“真的?”莫渊现在到底是小孩子,被石轩煞有介事的睡前故事给一下糊弄住了,虽到了睡点,困意上涌,还是模模糊糊将信将疑地问了一句。


“骗你的。”石轩一本正经道,眼尖地发现莫渊进被窝的动作停滞了片刻,忽然猛地钻了进去,把被子卷得紧紧的,背对他不肯再回头了,肠子几乎笑断。


多年前的因果终于暗搓搓还了,道心似乎都明澈了几分呢。


(4)


大龄未婚男青年石轩前世过年时最头疼的事情,莫过于应付那些热情地关心他工资几何对象可有房子买不买车子开不开兼热情介绍对象组织相亲活动的七大姑八大姨。


穿越以后,他一心向道,清心寡欲,遇到的女修虽然个个貌美如花,却或名花有主或潜心修行,彼此间只是道友关系,也不会有人催他找对象,耳边终于难得清静了很久。


可是现在。


“隔壁刘家的闺女跟朵花儿一样,石后生,要是你有意思,老身这就去保媒……”


“我一个远方侄女儿……”


“我大嫂子家邻居的三闺女……”


石轩被临时落脚住处的邻居大妈大婶团团包围,只觉得背后一阵发麻,恍惚间以为自己又穿回去了,现在正坐在亲戚聚会的饭桌前接受连珠炮似的盘问审讯。


然而,与前世相比,有些事情还是发生了变化,比如——


“不是我说,石兄弟一人带着孩子,这当爹的呢,再怎么小心也不如我们妇道人家贴心呐……”


“哎呀,就算石后生不想再娶,你家儿子就不想要个温柔体贴的娘亲?就算是为了儿子,你也要快点找个知疼知热的浑家呀。”


这新来的石姓年轻人呢,虽然带了个拖油瓶,不过对孩子真是,啧啧,没的说。大冬天的,他只穿薄薄的青棉衣,也不嫌冷,却把孩子裹得严严实实,毛茸茸的,和画里金童一样!这种人,以后才不会亏待媳妇!邻里街坊的大妈大婶们如是想着,凝视石轩的目光越发慈爱热切。


——头大如斗,落荒而逃。年后一定要搬家,妥妥的。


(5)


莫渊恢复记忆后,只用短短一盏茶时间就搞清熟悉并习惯了现状,而脸色甚至未曾为之变一下。


——不愧是师父,石轩由衷感叹,些微遗憾后满心喜悦。


“为师这次转世,多亏你护持了。”


莫渊面无表情仰头道谢,正太脸甚是粉嫩可爱,声音也是软稚的童音,石轩迅速观想出一尊道德天尊收敛心神才控制住摸头的冲动,将冷面童子抱到了师徒俩视线能对齐的地方,恭敬回礼道:“这是弟子应该做的。师父既然已恢复记忆,不知何时回转宗门?”


莫渊闭目感受了一下身体状况,道:“再等一年。”又看看近在咫尺的徒儿的脸,示意他再靠近一点。


石轩依言而行,莫渊面无表情,盯了他半天,直看到石轩背后发麻,几乎开始出冷汗时,才忽然出手,狠狠敲了自家徒儿一个爆栗。


(6)


为什么要多等一年呢?


正太莫渊坐在床上盘腿打坐,冷冷解释道:“为师在换牙。”


石轩听出了自家师父冷淡坦然语气下的一丝羞恼,肚里暗笑,忽然觉得这样的师父简直萌得不科学。


(7)


至于那个爆栗,石轩压根没放在心上。事实上,能看到自家师父控制不住意气的举动就算值回票价,这可比他平素冷静到底有趣多了。


——很多年后,莫渊陷于道心之衰,微微一笑,祭出本命法宝诸天神雷鉴,追着阴阳道祖一路劈将过去,雷电轰鸣差点轰平天玑峰头时,石轩躲闪之余才黑线满脸地想,师父您老人家是对弟子有多大的怨念啊。


联想起孟前辈道心之衰时去攻打日月门,那位玄阳道君戏谑所说的,清冷淡漠的人内心都有其疯狂一面,石轩只好大叹一句玄阳道君不愧是有位如是性格的道侣一路相伴相守的人物,如此金玉良言,万年后才得切身体会。


言归正传,现下石轩还不知道祸根早已埋下,依旧惬意地享受着和正太版师父相处的美妙时光。


上至帮身量未足小手小脚的师父拿高处的东西,下至准备各种营养丰富美味可口的食物,还有趁夜暗搓搓把换下的牙齿扔到房顶,石道长表示此中乐趣不足为外人道也。


(8)


许真君对着正太版冷着脸的莫渊笑呵呵道:“能回来就好,莫小子这样也挺不错,蛮可爱的。”


石轩牵着师父的手回宗门时,莫渊这具身体刚满十二岁,粉雕玉琢稚气犹存的面孔已隐隐约约有前世俊美少年的轮廓,闻言似是想还击什么,又压了下去。


石轩呵呵一笑,轻轻捏捏自家师父的手,忽然道:“许前辈转世时也很可爱。”


他悠然想自家师父尊敬前辈不会随意反击,自己平时就没大没小惯了,何况还逗过正太版许知非,调侃起来毫无负担——不过蓬莱派原本都是老道,现在江真人许真君通通转世,瞅着一水儿年轻人,卖相佳实力强,精神面貌蓬勃向上,不错,真不错!


许知非被这后辈一句话呛得差点咳嗽,老半天才哭笑不得道:“老道不过略说一句你师父,至于这么忙不迭还回来吗!”


石轩一本正经道:“晚辈说的可是实情。”


先有楚绾儿夏景再有玉婆婆,再算上许知非莫渊,要论逗正太养萝莉的经验丰富程度,蓬莱派内舍他还有谁呢。


(9)


时为天君的楚绾儿在外游历一番,终于回到宗门准备闭关休整,正看到夏景师妹在镇守天涯海角楼。


略略寒暄一过,楚绾儿转而关切问起师祖转世之事。


“据说那时师祖被围攻,真灵已开始溃散,是师父强行截住送往投胎的,现下记忆已经恢复了,正出外游历。”


楚绾儿三番两次尸解转世,经验不可谓不丰富,自然知道这样非自行的投胎转世,真灵残缺,师祖一身修为已消散殆尽,需得重头修炼。好在记忆尚存,只是将老路重走一遍而已,所耗费的唯有一点时间,甚至借此机会,可以将过往修炼中的一些既已酿成,无法纠正的谬误统统改正,令基础更为结实牢靠。


修道之人,身躯只是个皮囊,并没有那么看重。楚绾儿松了一口气,道:“师祖道心殷殷,或许会在虚妄缠身一关难过些,别的关卡应该都是十拿九稳。”


夏景也有转世经验,点头表示赞同,师姐妹间又说了会话,探讨了出外游历修道中的修炼问题,楚绾儿便辞别夏景,去天玑峰石轩洞府拜见自家师父了。


石轩在和颜悦色解答完游历在外已百年未归的徒弟的疑难后,动作忽的一顿,露出了一点柔和的神情。


“师父,怎么了?”


石轩偏头看向天外,微笑不语。


他既为阴阳道祖,修行低微的修士,哪怕是心里想到他的名字,他都能隔过重重大千,诸天万界,遥遥感应到那个人是谁,他在哪里。


就在千山万水之外,某处不知名大世界里,冷凝面孔的俊美少年道人意志如山,重斩虚妄,再结元神。


在那明心见性的一刻,自家师父心里有他的名字。


修仙之人,千载犹如旦暮,分别亦为常态。师徒俩都是对大道充满热爱向往之人,纵然轮回转世,一切从零开始,纵然至亲好友纷纷陨落,长生门前枯骨成山,也会重新踏上那条荆棘遍布的路途,一往无前,坚定地走下去。


石轩觉得自己不是孤身一人,已是幸运至极。


“绾儿,你师祖快回来了。”


【END】


评论(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