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陵频伽

【灭运图录】【莫石莫】所谓外道演法

所谓外道演法

#时间设定:莫道君道基圆满,修后天电之大道#

无垠的虚空宇宙中,面目普通而风姿洒然出尘的青衣道士与俊美的少年道人遥遥相对片刻,石轩渐渐走近,恭恭敬敬叫了一声师父。

莫渊面无表情。他与石轩既为师徒,情谊深厚,对他身上的气息可谓了如指掌,于此刹那已是认出了这就是自家徒儿无误,虽则防御未卸,原本蓄势待发,攻击用的掌心雷霆却收起了。

“何事?”

石轩也不再废话,正容开口道:“师父道基已圆满,即将外出游历积累,离合道只有一步之遥,所以徒儿特来找您说说法。”

他们虽是师徒,石轩修行进度却是神速,远远超过师父境界,现下更是已为道祖,而莫渊还只是区区道君。旁人若是处在莫渊境地,未免尴尬,好在莫渊道心圆满澄澈,并不为累,而石轩始终执师礼甚恭,师徒关系反而更是融洽谐和,不知羡煞多少外人。两人之间常有私下论道,以石轩的道行,却逐渐接近平等交流而非单向教诲了,故此莫渊听石轩忽然如此严肃,也不以为异,道:“你且讲。”

石轩负手静立虚空中,道:“弟子刚入师父门下时,师父曾和我说求道之难,非躬行而不得知。道生虚无之间,本身不分善恶对错,枯荣兴衰,由无生有,由一分阴阳,阴阳化气生万物,结为天人虫兽。凡人原本明澈的本心在此后天过程中不断为外道内欲所惑,由此生出诸多情欲苦难,甚至堕入轮回,磨灭本性,而修道之本源目的,不过是为了除去杂质,回归先天灵庑,因而追本溯源,回归根本时,己身也不过是“无”而已。修行三难,金丹磨砺道心,龙虎交汇,元神明心见性,斩破虚妄,合道则斩除自身所执,以身与大道相合。师父一心直指大道,能时时拂去道心上尘埃,明了自己所欲所求,道心坚定,徒儿一直敬慕不已,可即便如此,师父能在合道关口,毅然舍弃自身执念与存在,将自己也融入大道之中吗?”

“明心见性,把持本性,是为了明了自身,斩破外在虚妄。”

“大道归一体,把持本性却是为了最后能不带沾染地投身大道,重返虚无。”

“既然大道并无善恶本性,自身存在所有的好恶爱恨,不是违背了大道吗?那又谈什么与道合真?”

莫渊并不作回答,似有所思,石轩再前一步,已与自家依旧面目冷凝的师父咫尺相对,神色悠然,吟诵道:“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师父您修行万年,终将凌云登顶,难道还不能放下?”

虽是轻轻一声问话,落在莫渊耳中,却令他登时浑身一颤,似是醍醐灌顶,眼神也不复一贯的冷静如冰,而有一丝混乱起来。

石轩虽诙谐善戏谑,时常以考验门派中诸人道心为乐,涉及大道时却不会随意戏笑,或是说什么无用语句,生怕无心之下造成知见障,面对对他恩重如山,相伴万年的自家师父,更是谨慎逾常,如此直接叙说大道之事,万年中也不见得一两回。如此迎面相对,骤然发问,即使是莫渊也有瞬间的心神失守。

不过也就是一瞬而已。片刻后,莫渊却抬起了头,面无表情地凝视着石轩悠然含笑的面容。

“你可真知道?”

这问题问得甚是无稽。石轩已为道祖,其本身便是阴阳大道,又怎能说不知道?他哑然一笑道:“徒弟自然知道。”

“既然如此,为何还与为师讨论合道的问题?”

石轩一愣,似是张口欲言,莫渊却不给他再说话的机会,微一挑眉道:“为师收你为徒时,曾与你说过,有人杀尽亲苍生而得道,也有人为了妻儿,放弃成道机会,转世后却突飞猛进,短短时光就得道,孰是孰非,孰高孰低,根本无从判断,却万万不能以别人为自己。”

石轩静默移时,身体已经有些虚幻,道:“师父的意思是……?”

莫渊重归面无表情,下了确凿无疑的结论:“为师所求之道,你未必真知晓。”

外道演法的“法”,是虚空宇宙铭刻的种种合道感悟,确确实实来自诸天万界曾成功踏出这一步,与道合真的诸位道祖道主。每当有道君道基圆满时,宇宙以那些道祖为形象,以他们的大道至得为说辞,前来演法。

不过正如山上小路与大路之辩一样,别人的路也许直通大道,对自己而言,就是确凿无疑的绝路。

随着他的回答,“石轩”笑着摇头,叹了口气道:“这样都没能让您变脸,师父不愧是师父……”随后幻影便逐渐消散,化入虚空。

莫渊正静静站在虚空中回想方才石轩的证道感悟,听到已经消散殆尽的幻影这句感叹,嘴角猛地抽了一下。

==========

灵玉道君莫渊证见外道演法回来,阴阳道祖和毁灭道祖正好在宗门下棋谈天,意态逍遥,楚绾儿一旁侍立,好一派其乐融融的和谐景象。

石轩见到自家师父安全无恙地通过了外道演法的考验回来,自然很是欢悦,丢开了棋子站起身乐呵呵道:“师父您老人家回来啦。”

随后他很惊悚地看到,自家面无表情的师父,静静看着他,居然缓缓露出了个微笑。

弧度不算大,但是出现在莫渊寒玉一般冷而美的脸上,还毫无前因后果,毫无征兆预示,除了惊艳以外,委实吓得石轩差点心脏停跳。

楚绾儿倒吸了一口冷气,手一抖,刚端来的茶碗差点直砸在地上,连忙偷偷和石轩用仙识交流:

“师父你怎么惹师祖了?上次师祖笑还是道心之衰呢!”

——为师也不知道啊!石轩默默在心里呐喊一句,小心翼翼开了口:“师父,您怎么……?”

莫渊恢复面瘫,瞟了他一眼,吐出几个字:“想笑了。”

石轩无语,楚绾儿无语,只有玉婆婆,似是猜到了什么,在一片寂静中笑得前仰后合,不可抑制。

——end——

评论(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