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陵频伽

【灭运图录】【莫石莫】天玄道组的打牌实录

天玄道祖的打牌实录


#微五行x生死#


金仙大战后,宇宙再次恢复了和平,终于得以报仇的石轩在这场大战中成功合道晋升阴阳道祖,也与五行和生死两位道祖结下了深厚的战斗情谊。


道祖的日常是很清闲的,除了每天琢磨该合哪条相反道种以外——而这对以上三位道祖来说通通不成问题——就是含饴弄孙,啊不,教导徒子徒孙,还有退休老年人聚会,啊不,道祖聚会谈玄论道了,日常娱乐活动除了下棋喝茶以外,更是少得很。穿越来的石轩过了五百年这样的生活以后,不免就动了些其他的心思。


这就是五行生死两位道祖这回受邀来蓬莱派做客的原因。


阴阳道祖正在把玩着一些看似普通的硬纸片,上面画了一些或黑或红奇怪的符文。玉婆婆坐在他对面饶有兴致地托腮观察着,抬头见俊美妖异如女子的孔极偕小老头儿状的生死道祖并肩走近,便笑意盈盈打了个招呼。


孔极笑而不语,生死道组细细打量过硬纸片,满脸迷惑之色:“天玄道友,这是……?”


石轩手指充满怀念之情地抚过这些暌违已久的纸牌,严肃道:“此物名为扑克。”


道祖神识百万里,气运也很是恐怖,要是这只是普通的纸牌,只怕每个人都是满手同花,根本没法打下去。好在石轩的相反道种是灭运,万法克星,克制气运,这副牌乃是他精心炼制,总算克服了以上问题。要说能成为道祖的悟性都不会差,石轩只是简单讲了讲扑克牌的玩法,又示范了一下基本的握牌洗牌手法,四个人便坐在石桌边,开始了本方宇宙诸天万界的第一局纸牌游戏。


“三位道友,我们从掼蛋开始吧。” 


=====


孔极坐在生死道祖的对面,忽然说:“玩此物不带赌,未免可惜了。”


玉婆婆当了石轩的对家,正笑吟吟看石轩刷拉刷拉切牌,闻言表示赞同:“带彩的刺激些。”


石轩将牌放在石桌中心,示意孔极开始拿牌,微笑道:“贫道身无长物,还是先看三位道友的彩头再跟着下。”已然同意了孔极的提议。


生死见大势已成,只好无奈道:“老孔雀,我可没什么随身物品能当彩头。”


孔极轻轻一笑,手里的牌面展开,像是孔雀尾巴开了屏,不在意道:“我押一根尾羽,也帮老破书出。”


石轩哑然,忽然开始思考孔极的跟脚究竟有多少尾羽能让他这么随意作赌,以及五行童子是怎么出世的。


生死道祖有些怀疑地看向意外慷慨好心的孔极:“你在搞什么鬼?”


“生死道友可以多来五行宗坐坐当补偿。”


“……”石轩看向对家,努力忽略了两位道祖的打情骂俏。


玉婆婆看看手里的牌,不在意道:“那我就押一条禹余道人的陈年轶事。”


还真是只有作为当年禹余道人随身灵宝的她才能提供的八卦福利,石轩感慨道,感到其他人的目光都灼灼落在他身上,悠然一笑:“石某押一副亲手炼制的灭运扑克牌。”


……真省事……在场的三位道祖心中不约而同地飘过了同一条弹幕。


=====


一盏茶后,孔极老神在在地笑而不语,手中空空,石轩抛出最后一张牌,表情郑重地看生死道祖与玉婆婆相争。片刻后胜负分晓,玉婆婆牌一扔,摆了个松了口气的表情,生死道祖也不恼怒,嘿嘿一声,大大方方把最后的牌亮出来,然后对着五行道祖一笑:“老孔雀,算还了你的尾巴毛!”


石轩有点意外,好歹他也是炼制了这副扑克的人,穿越前更是和舍友演练了无数局,这次却轻描淡写地就输给了孔极——好吧,输给到处下棋智谋深远的五行道祖也丝毫不冤——更意外的是生死道祖甘心位列最末,却将孔极成功送上了第一的位置,按搭档配合来算,是他们那组赢了。


孔极和生死道祖虽然全程“老孔雀”“老破书”地相互吐槽拆台个不停,打牌却也很有默契。如是三番,两败一胜,玉婆婆这次抛开手里的牌时,叹气道:“再这样怕是要输。”忽的眼睛一亮:“石轩,要么你换个对家?”


石轩还没开口,孔极就先道:“我看生死道友做对家甚好,不会相让。”


玉婆婆停住拿牌的动作,片刻后笑道:“只是请个外援而已。他刚回蓬莱派,马上就来。”


“河图道友不行。”五行生死两位道祖异口同声。


“自然不会请她来。我与石轩配合不足,这位……”玉婆婆话没说完,一个冷着脸的俊美少年道人已快步而来,一口气见到四位道祖围桌打牌也只是稍微楞了楞,行礼后居然面不改色,正是刚回宗门就被神霄宫用神识叫来的灵玉道君莫渊。玉婆婆笑盈盈看石轩站起向师父行礼,补完了下半句话:“师徒同心,其利断金,可以试试。”


莫渊面无表情看向徒儿,石轩却觉得看到了师父头顶上即将具象化的巨大问号,一种小时偷懒不好好学习被老师当场抓包的尴尬感油然而生。


=====


“后来呢?后来呢?”乖孩子百里彻给师父师姐倒茶,楚绾儿夏景眼睛发亮地问石轩。


石轩笑了笑,没说话,微一动念,两根流光溢彩的孔雀羽毛浮现在了目瞪口呆的徒弟三人组面前。


随后几千年内,天玄道祖发明的“灭运扑克”以及各种玩法开始广泛流行于诸天万界,甚至有嗜好此道的修士百般实验后,将自己的本命法宝也炼制成了扑克牌的模样,每当对敌时,则高喊“发牌”“炸弹”“同花顺”,张张扑克激射而出,颇为拉风。


阴阳道祖对此风潮表示非常满意,摸着下巴暗忖,什么时候,再把麻将也做出来吧。


——END——


评论(1)

热度(118)